忍者ブログ

草。生長

依然在生長 推薦使用FireFox瀏覽器瀏覽

   2018

1121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2008

1127
基諾君生日快樂!

賀文一篇送給基諾君!有生的日子天天快樂!

賀文說明:

背景設定為R2結束的五年後,世界已然不再需要ZERO,朱雀放下了ZERO的面具,和旅行歸來的基諾在一起過著甜蜜的二人生活大約一年了。娜娜莉按照小說後日談設定,是不列顛皇族博物館的館長。紅月卡蓮設定為回去自己的家鄉日本生活,C.C設定為在意大利的托斯卡納居住,并且喪失了CODE和不老不死的身體。文中出現的其他不列顛人均是和基諾、朱雀一樣,居住在不列顛的首都。
基諾和拜因貝魯古家脫離了關係,自己在外居住,成立了一家公司,算是年輕的實業家嗎?笑。
朱雀是不當ZERO了就沒啥可做的基諾專配家庭主夫||||||(原諒我我實在不知道該讓他做什麽了|||)


So, ready?
那麼就開始吧!XDDDD


朱雀很早就醒了,也許是多年來的習慣,他醒得總是這麼早。從大約一年前開始和基諾住在一起以來,幾乎每天早上都是他先醒。一般來說,毫無疑問地他也要準備早餐。

在浴室淋浴之後,裹上暖暖的浴袍,用毛巾擦拭著濕漉漉的頭髮,然後從鏡子裏看到門口站著他那高個子的金髮愛人,微笑著對自己吹了一聲口哨。

“基諾!好難得!”朱雀放下手裡的毛巾笑著看他,“不賴床了?我可還沒做早飯啊!”

“啊啊~這樣一個美麗的清晨,我當然要早早醒來和我的朱雀一起共度——”準備撲過去的大型犬被朱雀一把推住了那張得意過頭的臉:

“少來!從一個月前就開始嚷嚷著今天,所以醒得也很早嗎?你這種興奮程度簡直就是小孩子啊。”朱雀撇了撇嘴。

“嗚~朱雀~”基諾一副委屈的眼淚汪汪的樣子,“你是不是忘記說什麽話了呢……”

“傻瓜,我知道我知道,”朱雀又好氣又好笑,然後抱住這個大個子的小孩子,在他唇上輕吻了一下,“生日快樂,基諾。”

輕吻對基諾來說可是遠遠不夠的,所以他抱緊朱雀又來了一個深深的長吻,總算是滿足了,然後他滿意地笑著:

OK~~那麼來一起洗澡吧!”

“喂喂,我已經洗過了啊!”

“不管!陪我再洗一次!今天是我的生日朱雀要讓著我!”

“你這個傢夥,在想些什麽啊……喂!就知道你不安好心!放開啦……”

 

早餐一樣還是西式的——烤麵包,煎雞蛋、培根,牛奶。基諾軟趴趴地在桌子上,支著頭看著朱雀。

“吶,朱雀——有機會我們來做日本料理好不好啊?”

“我也不是不想啊。”朱雀聳了聳肩,“現在又不是像以前在11區了……在不列顛幾乎買不到日本料理的食材,只有幾家料理店是日式風格的,外賣的食材貴的要死……”

“從日本空運過來啊!”

“拜託了大少爺……你饒了我吧……”

“那麼下次休假去日本旅行啊!”

“好,好。聽你的。”朱雀一邊笑著一邊吃下最後一口麵包。“啊啊,時間不早了,今天和娜娜莉約好了。”

“啊嘞?約得這麼早嗎?”基諾睜大眼睛,似乎有些不滿,“要出去一整天?”

“啊,估計是的。”

“莫非是和娜娜莉一起策劃我的驚喜派對?”基諾的眸子閃亮起來。

“……驚喜派對就是不能告訴本人所以才驚喜的吧?”

“一定是的吧!我就知道啊哈哈!”

“美夢做的還真多……”朱雀嘆了口氣。

“不過本來想要請一天假,和朱雀兩個人在家裡膩一天呢~”基諾不無遺憾地說,“但是既然朱雀要去策劃給我的驚喜派對,那麼也只好算了啦!”

“……我沒說過會有驚喜派對吧……”

“要對本人保密是吧!行了行了我知道啦!哈哈!”

“……算了,我出門了。”朱雀深深地嘆了一口氣——糟糕,看來如果沒有驚喜派對的話,這個傢夥會失望的吧……不過我本來也沒說過會有啊!這是怎麼回事!

 

基諾在桌邊,微笑地看著朱雀換上出門的衣服,然後突然想起什麽來的樣子,說“朱雀等一下”,之後去屋裡拿出個盒子。

“喏,圍巾。送給朱雀的!”基諾笑著遞給他。

“啊啊,在你的生日收到你送我的禮物嗎……”朱雀有點為難地皺了皺眉。

“我平時都在送你禮物的吧,”基諾撇撇嘴,“來,給你戴上。”

煙灰色的羊絨圍巾,基諾細細地給朱雀圍上,在胸前打個結,然後拍拍他:“好了!現在天氣冷的可真早啊。雖然只是秋天,但出門也要注意喲!”

“謝謝,基諾。”朱雀的手摩挲著這條圍巾,仰起臉來充滿溫柔地看著基諾。

“哈哈!”基諾笑起來——把自己可愛的情人打扮起來,是他非常愛做的事情,雖然自己的時尚品味常常被阿尼婭嘲笑吧。

“那麼,我走了。”朱雀拎起門口的一個紙袋子,“基諾一會兒也要出發去公司了。”

“真是煩人啊~”基諾聽到這裡就苦惱地抓了抓頭,“生日應該放假在家啊!”

“說什麽傻話……那是你的公司吧……”朱雀忍俊不禁地說。

“我更喜歡和朱雀在家裡做愛一整天嘛!”

“抱歉了,我可沒有這個時間啊。”朱雀笑著上去親了親基諾的唇,“走了。”

“嗯,路上小心。”

 

娜娜莉坐在輪椅上,在這間佈置的十分淡雅而肅穆的不列顛皇族博物館的館長辦公室裏,正表情十分認真地看著手上的東西。而朱雀就好像一個等待老師給評語的小學生一樣,頗為緊張地坐在她對面的椅子上。

“嗯……朱雀君……這個,”娜娜莉皺了皺眉頭,終於嘆了口氣說,“很糟糕。”

“真、真的嗎……”朱雀被嚴重打擊了一下。

“非常糟糕呢……”娜娜莉苦笑著看朱雀,“如果是咲世子的話,估計給你的評語更加不客氣了吧……”

“但、但是我真的是有很認真地和咲世子小姐學啊……”朱雀頗為委屈地答。

“我知道啊朱雀君……總之……”娜娜莉側了側頭,“大概是天分的問題吧?”

朱雀嘆了口氣:“是啊……這種事情的話,如果是魯路修一定比我做得好吧……”

“嗯!哥哥的針線活很棒呢!”娜娜莉燦爛地笑起來,“雖然沒有親眼見過,但是咲世子小姐有和我說起過,說是非常令人贊嘆。”

朱雀現在的心情可不怎麼好,應該說是沮喪得要命。

“怎麼辦……弄了這麼久……還是做的很糟糕啊。”朱雀無奈地撓撓頭。

“但是……”娜娜莉拿起手中那條可以說是千瘡百孔的——圍巾,“常言說,禮物就是一份心意啊……基諾君收到朱雀親手織的圍巾,應該還是……”

但是接下來娜娜莉又看了看那條慘不忍睹的圍巾,猶豫著沒法把下麵的話說出來了。

朱雀的表情看上去就像馬上就要哭出來了一樣。

“要不然……還是……陪你去商業街買一條?”於心不忍的娜娜莉問道。

當然這句話對朱雀來說,是更沉重的打擊。

 

朱雀的目光在商店裏的圍巾櫃檯不斷地掃來掃去。阿尼婭面無表情地站在他身邊,手裡還是不斷擺弄著手機。

“什麽顏色比較好……什麽樣的款式比較好呢……還有材質……爲什麽圍巾也會有這麼多種說法的啊!”朱雀的頭都大了。

“你根本不用操心這個吧。”阿尼婭低語著,“那個人本來就沒有時尚品味的。什麽樣的都無所謂啊。”

“雖然這麼說……可是基諾好像比較喜歡,看上去會很閃亮耀眼的搭配吧?”朱雀苦惱著。

“……他那個不是閃亮,是小丑。”

“阿尼婭……”

阿尼婭的目光也在櫃臺上掃了一圈,然後徑直走了過去,朱雀急急地跟在她身後,仿佛她是自己的指路明燈一樣。

“這個。”阿尼婭向一條彩虹一樣五彩斑斕的毛織圍巾努努嘴,上面還綴著金色的錫箔亮片。

“啊啊,不愧是阿尼婭呢!基諾一定會喜歡這條的!”朱雀贊嘆著說,“的確很耀眼呢!”

“……是刺眼才對吧。”

“哈?什麽?”

“不,沒什麽。”和這種對穿衣本來就不講究,除了軍裝以外幾乎不穿別的的人說這個,完全是雞同鴨講。

付款之後,阿尼婭和朱雀一同走出了商業大廈。

“話說……阿尼婭晚上有時間嗎?”

“有。怎麼?”

“其實是……”朱雀這下子更苦惱了。

 

“驚喜派對?”桌前戴著金絲邊眼鏡的金髮男子揚了揚眉毛。

“嗯……是為慶祝府上的四公子基諾的生日而……”朱雀的聲音越來越低,他恨恨地想真不應該和阿尼婭一起來,根本派不上用場啊!

“哦,是今天嗎。”男子的目光在朱雀身上打轉,“請問您到底是我弟弟什麽人?”

“啊,那個……應該說,是,室友?同居人?”朱雀的額頭已經開始冒汗了。

男子的目光變得愈加淩厲了:“我是不是在哪裡見過你?”

——當然!因為我曾經是圓桌第七騎士,以及99代皇帝專屬的零騎士啊!

“不,不太可能吧。我並沒有見過基諾的家人。”自然不可能真的那麼回答。

“基諾在五年前就已經和家族沒有任何關係了。”冰冷的金髮男子聳了聳肩,“父親的葬禮他也沒有回來過,只是個不孝子而已,並不能再算是拜因貝魯古家的人了。”

“但是……那個……畢竟還是,親人吧?”朱雀小心翼翼地說。

男子頗為有趣地注視著面前的這個日本青年,手指玩味地撫摸著自己的下巴:

“很抱歉,我猜你並不瞭解不列顛貴族的家族吧。基諾從出生開始就住在分宅,和我們的感情都非常淡薄,是由分宅的管家和下仆帶大的。基本上,我們和他並沒有任何兄弟之情。每年新年他來出席一下本家的晚宴也只是一種禮儀,實際上即便是父母也很少見他。當然,在他成為圓桌騎士之後,為家族爭得了榮譽,才有資格配得上拜因貝魯古這個姓氏。但是戰後他就宣佈脫離這個家族了,圓桌騎士也不過是昨日光輝了。總之——”

“請等一下。”聽得目瞪口呆的朱雀,忍不住打斷了對方的發言,“貴族制度已經在六年前就從不列顛廢除掉了不是嗎?”

“制度是一回事,作為貴族家庭的尊嚴和榮譽感,以及家族內部的規則,都是不可能拋棄的。”男子微笑著敲打著面前的桌子,“所以,這位先生——不管你是誰,請回吧。拜因貝魯古家早已將基諾除名了。至於親情之類的,這種東西對我們來說並不存在。”

朱雀瞪大眼睛看著面前這個和基諾幾乎一個模子裏刻出來的,相貌俊美的金發男子,卻是有著和基諾完全不同的近乎冷血的內在。

阿尼婭已經二話不說站起來就走了出去,男子“嘖”了一聲:“好沒規矩的女孩子。”

朱雀站起身來,略微彎了彎身子說:“打攪了。”

 

“我一定會去的!”娜娜莉開心地說,“需要幫忙準備些什麽?”

“嗯……大概就是,客人名單,冷餐食物,飲料,還有……”朱雀思考著。

“雜耍小丑。”阿尼婭說。

“脫衣舞男?”娜娜莉側著頭。

“……娜娜莉,是誰告訴你的。”

“羅伊德先生。”

“果然……”朱雀咬了咬牙,氣的要死。

“羅伊德先生說,一般來說是請脫衣舞女,可是基諾君的生日派對就一定要是脫衣舞男,因為……”

“好了好了娜娜莉!不用再說下去了我明白!”朱雀的腦門上冷汗直流。

“派對食物的話,我可以幫忙啊。”塞西爾小姐微笑著走進館長辦公室,旁邊跟著的是米蕾·阿什福德。應該是娜娜莉打電話給她們的吧?

“啊啊,塞西爾小姐……這個,不必了……”朱雀無比汗顏地說。

“我是來代替卡蓮參加的!”米蕾瞇著眼睛笑起來,“卡蓮準備的禮物已經從日本寄過來我這裡了,本來是打算去拜訪一下交給你們,沒想到真的會有驚喜派對啊!”

“謝謝你了,會長。”

“啊啦啊啦~不過說起來,爲什麽驚喜派對要在今天才開始準備啊?”

“其實本來是沒有這個計劃的……”朱雀懊惱地說。

“哈!無所謂啦,朱雀!”米蕾的手用力拍打著朱雀的肩膀,“有米蕾在,派對絕對是充滿了驚喜的啊!”

“啊,是啊,交給米蕾會長就可以了呢。”娜娜莉不由得笑出來,“怎麼忘了這回事!米蕾會長是派對的專家啊!”

“喲西!沒錯!”

……爲什麽會有一種不好的預感。朱雀想。

 

看著滿屋子的氣球,屋頂上掛著大大的“Happy Birthday! Gino!”的橫幅,以及一屋子零零碎碎的彩帶、小裝飾品,整齊的一排排紙杯和飲料機,塞西爾在嘗著桌子上琳瑯滿目的冷餐盤,以及大家腦袋上的尖尖小帽子,還有阿尼婭嘴裡不停地在吹著的哨聲彩條,亞瑟臉上掛著的大鼻子假面……

朱雀完全而徹底地愣住了。

“米,米蕾會長……”

“哈~朱雀!東西買來了嗎?”米蕾從旁邊的小梯子上跳下來。

“嗯,在這裡……”將手中的塑膠袋遞給米蕾,朱雀驚訝地開口,“那個,這裡變得……”

“很~~~氛!對吧?”米蕾的眼睛都在放光了。

“的確是呢……這麼快就……不愧是會長。”朱雀在由衷贊嘆之餘心裡也不得不苦惱地想著明天自己到底該怎麼收拾屋子才好。

“會長!彩燈OK了!試一試吧?”利瓦爾在另一個角落的高梯子上說。

“好的!”米蕾蹦蹦跳跳地跑過去了。

這個時候門鈴響了,大家忽然都安靜了下來,齊刷刷地看著客廳的大門。

“不用擔心,是魔術師過來了。”負責在窗口那裡撥開窗簾監視的娜娜莉笑著說。

“魔術師!?”朱雀的嘴巴張得老大。

“會長說,小丑和魔術師挑一個。”阿尼婭一邊精心擺弄著那個一吹就會響亮地發出聲音並且會彈出去的塑膠彩殼一邊說,“基諾自己就是小丑,所以我挑了魔術師。”

“是,是這樣嗎……”

朱雀看著從門口進來的打扮古怪的人,心想這魔術師和小丑好像也差不多啊……

接下來的客人是羅伊德和妮娜,羅伊德來了之後似乎立刻和那位魔術師混得熟稔,他真的是科學家嗎?朱雀腦子亂亂地想。修奈澤爾帶來了一瓶上好的紅酒,而朱雀只希望他不要在派對上和基諾有什麽爭執就好。柯內利亞與吉爾福德帶來的則是一大籃子的鮮花。

門鈴再一次響起來的時候,窗前的娜娜莉發出了驚喜的叫聲。朱雀快步跑過去打開門,見到門外那個綠色長髮的女孩子也不由得吃了一驚:

C.C!你,你怎麼會來的?你不是在托斯卡納——”

“卡蓮說,會有披薩。”幾乎快五年沒見過面的C.C非常認真地向他解釋。

“爲了披薩從義大利飛到這裡來!??”朱雀確信自己認識的人大部分是瘋子。

C.C小姐!”娜娜莉已經開心地過去握上了C.C的手,八成是要閒話家常了。朱雀震驚地看著這個綠髮魔女,然後發現五年以來她的面容有所變化了,明顯和她永恆的16歲的外貌再也不一樣。應該說,她的外表在長大。

也就是說……CODE真的已經沒有了。C.C現在的身體和平常人是一樣的。朱雀的臉上露出了一絲輕鬆的笑容。

 

燈已經全部熄掉了,大家在躲藏處的附近有一搭沒一搭地聊著天。直到視窗處的娜娜莉總算發出了警告,所有人都安靜下來躲好。

從來沒有過這種經歷呢……驚喜派對嗎?朱雀不由得有些興奮地盯著轉動的門把手。

但是過了半天,門還是沒有打開,然後他聽到基諾的聲音在外面響起來:

“喂!朱雀!在家嗎?我忘記帶鑰匙了啊!”

……這個笨蛋!朱雀咬牙切齒地暗自說,然後他無奈地從沙發後面爬了出來,走向門口。

“朱雀!在不在啊?”

“我來了啊!”朱雀對門外喊著,看到窗邊的娜娜莉掩著嘴在笑。

“再不開門的話,我進去之後就要好好懲罰你一下了啊~

“笨!笨蛋!!”朱雀的臉紅到了耳根,迅速地握住把手,把門打開來。

下一秒他已經被門外的人拉進懷裡,緊緊地抱著擁吻起來。

“唔……喂!快放開!”朱雀此時真是恨不得死過去算了。

“啊啦啊啦,我們進去繼續啊~”基諾笑嘻嘻地看著他,“今天朱雀可要好好給我喲~

“住嘴啊!”朱雀忍不住咆哮起來。他能夠感覺到屋子裏的人幾乎都是在拼命忍耐著不發出爆炸性的笑聲。

“哈啊?怎麼在家卻不開燈啊?”基諾把朱雀抱在懷裡走進去,然後摸到門邊的房燈開關,“啪”地打開燈。

Surprise!!!”每一個驚喜派對都毫無差別的一幕總算可以在小兩口扭扭捏捏親親我我之後上演。眾人松了一口氣。

“記錄。”阿尼婭恰到好處地把朱雀的一臉無奈和基諾的張大嘴巴都放入自己的手機。

 

“總策劃是會長!”娜娜莉笑著。

“飲料,是我。”阿尼婭說。

“裝飾佈置是在下!”利瓦爾咧著嘴笑。

“冷餐是我準備的。”塞西爾小姐笑瞇瞇地說,羅伊德立刻接下去:“當然不是她自己做的,是請了外包餐廳,所以可以放心吃。”當然毫無疑問的是下一秒他挨了一拳。

“披薩……我訂的。”C.C一邊拿著一角披薩在吃一邊說。

“魔術師先生是我聯繫的。”娜娜莉的臉興奮地紅了紅。

“這麼說起來……”朱雀撓了撓頭,“我……好像什麽也沒做啊?”

“在說什麽啊!朱雀!”基諾對他撇了撇嘴,“大家全都是你召集來的吧?”

“沒錯喲,朱雀君!”米蕾用噴射彩帶的罐子對著他一通猛噴,“真的要說,你才是主策劃吧?”

“爲了我嗎……朱雀!”基諾開心地一把抱住朱雀,吻上他的臉頰,“謝謝你了!好開心!好開心啊!”

“喂喂……別這樣啊……”仿佛被一隻大型犬壓在沙發上舔一樣,朱雀很不好意思地推著他。

“朱雀君,果然是日本人呢!真容易害羞啊。”米蕾吐了吐舌頭。

“是啊,朱雀君,”塞西爾笑瞇瞇地看著他們,“不列顛的話,情侶之間公開親昵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情啊!”

“總、總之這些都不重要啦……”朱雀費力地推開基諾,“先打開生日禮物吧!”

那條帶著錫箔亮片的五彩圍巾,可以說是除了基諾見到它喜歡得不得了之外,其他人都對朱雀的品味有了濃重的懷疑。當然朱雀自己是完全感覺不到這一點的,在他看來什麽樣子的圍巾都是一樣,只要基諾喜歡就行。

大家也都帶了禮物來,基諾也都一一打開了。結束了這場收穫的盛宴,每個人都在這個派對上開始自己找樂子了。音樂的話也是會長在負責,魔術師在進行他的表演,總之這個二人世界在今晚一定是不乏娛樂群眾的項目。

 

這個時候門鈴再度響起來。

“啊嘞?好像邀請的人已經全都到場了吧?”娜娜莉奇怪地看著門口。

“驚喜最重要!”基諾跳起來,自己第一個就撲向門邊,打開門是快遞員。

“這個是給基諾·拜因貝魯古先生的快遞包裹。”那是一個包裹著精緻包裝紙的禮物盒子,上面還綁了彩帶。基諾愣了一下,在快遞單上簽了字,然後拿進了屋子裏。撕開外面美麗的包裝紙,露出裡面那精巧漂亮的盒子。

“是誰送的?基諾?”朱雀走過來問他。

基諾沈默地看著盒子上面的一個小而奪目的標誌,然後將盒子放在桌上:“不用看了。”

“哈?怎麼可以,都不知道是誰送的,打開來看看啊——”

“不用了。我知道是誰送的。”基諾淡淡地說,“上面的標誌,是拜因貝魯古家的家徽。”

“啊——”朱雀驚訝地張了張嘴,什麽也說不出來。

“竟然記得我的生日啊……真難得呢。”基諾自嘲地笑了笑,“不過,他們怎麼會知道我現在住的地方的地址的?我已經很久沒有和他們聯繫過了啊……”

阿尼婭不知道什麽時候來到了兩人身邊,插嘴道:

“是朱雀。我們去了你哥哥的辦公室。”

“阿尼婭!”朱雀急急地打斷她。他猜基諾可能並不想要和自己的家人有所聯繫,自己恐怕是多此一舉了,原本就不打算告訴他的。

基諾愣了一下,驚訝地看著朱雀,似乎是啞口無言。朱雀懊喪地等待著下一刻被他吼著說自己不該去。

但是,基諾的臉上露出溫和的笑容,然後他把朱雀慢慢抱在懷裡,不是平時那樣果斷而不容拒絕的擁抱,而是非常溫柔和緩慢地,抱住他。

“……謝謝你,朱雀。”

在和基諾相處這麼久以來,很少看到他除了在緊急事態下,也會用這樣認真的語氣說話。朱雀的心裡暖暖地一動。他感覺到基諾撫摸著自己的頭髮,呼出的氣息輕柔地拂過自己的耳畔,帶著由衷的欣慰和感激。

“不用……基諾。”他小聲說著,在基諾的胸前把臉埋下去。

阿尼婭不知道什麽時候已經跑去逗亞瑟玩了。

喧囂的房間,熱鬧的派對,笑容滿面的眾人,歡樂的氣氛,派對的主角和他的愛人在一個角落裏靜靜地擁抱。這一刻每一個人都看到,每一個人都不去打擾。

這個時刻是屬於他們的。

 

“唔……等一下……基諾……”

 

“還等什麽……好不容易才等人都走光了的。”基諾嘟囔著說,一邊撕扯著朱雀身上的衣服,在他的頸間吻著。

朱雀“噗”地就笑了出來。然後任由基諾抱著自己,將自己放平在床上,溫熱的嘴唇親吻著自己的身體,他抱住這個大男孩的頭,不斷吻著他的發:

“基諾,生日快樂……”

湛藍的眸子移上來,帶著笑意和溫情注視著他:“我愛你,朱雀。”

“嗯……我也是。”仰起臉來和對方的唇緊緊貼在一起。

“啊——對了!”基諾好像想起了什麽,“說起來,你送給我的圍巾……”

“嗯?怎麼了?不喜歡嗎?”朱雀愣了一下。

“哈,不是啦。”基諾咧開嘴笑著,“好像……不止一條吧?”

“啊?什麽?”

接下來基諾神秘地從不知道哪個角落裏,抽出了一條手織的慘不忍睹的如果還可以叫做圍巾的圍巾出來。朱雀看到它,“啊”地叫了一聲,臉頓時就紅得快要炸開了。

“這個!你怎麼!”

“娜娜莉交給我的喲。”基諾壞壞地笑著說,“真是相當不錯的手工啊,朱雀!”

“!娜娜莉……她……可惡!”朱雀狠狠地咬著牙,“明天再找她算賬!”

“很漂亮啊朱雀!親手織給我的!我明天就戴上喲~

“不准!還給我!”

“啊啦啦,這麼漂亮的禮物,我就好好珍藏了!”

“跟你說還給我啊!我不要送給你!喂!唔……”

嘴唇,已經被堵上了。圍巾什麽的,就以後再說吧。

 

生日快樂,基諾。

我愛你,朱雀。

拍手[0回]

PR
Post your Comment
Name:
Title:
Mail:
URL:
Color:
Comment:
pass: emoji: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trackback
この記事の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Link說明

Site Name:草。生長

Master:兩根草

URL:

http://twoherb.blog.shinobi.jp/

Banner:

http://file.twoherb.blog.shinobi.jp/banner.jpg

banner

聯繫站長:twoherb@gmail.com
也有微博
民那的愛
[10/21 Cheap UGGS]
[06/25 無名氏]
[06/06 和竹醉]
[05/09 少微]
[05/03 不解]
自助尋覓
RSS訂閱
feedsky
抓虾
google reader
鲜果
哪吒
QQ邮箱
今日今時
10 2018/11 12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友達應援

鵪鶉組原創花擬人本《刹那芳華》
預定相關
現已開放預定!


kshnnn的古劍全員2012年曆《壬辰花月》
場取通販發售中


古劍奇譚日文廣播劇企劃公式站


8月6日古劍奇譚ONLY-七夕古劍會
即將開始!
我是小草
HN:
兩根草·小木
性別:
女性
職業:
高級流民(何
趣味:
電影?文學?人?
自己紹介:

糾結是一種姿態(啥
通常說話與放屁無異(揍死
認真你就輸了……?

Animate:

反逆-樞木朱雀終生應援
├ジノスザ溺愛
├スザユフィ溺愛
└他:スザナナ、ルルスザ、ルルシャ、ルルナナスザ、スザセシ雜食,一切スザ相關BG愛~~~(大心)

追劇:

Craminal Minds
Lie to Me
Brothers and Sisters
Dexter
House M.D.

電影:

狂熱Donnie Darko Fan
Bergman——永失我愛
CULT CLASSIC大好
不看電影會死星人

追星:

吳奇隆

Game:

The Sims 3
尋仙
古劍奇譚-歐陽少恭本命
├觴恭溺愛
├一切官配BG有愛(尤其蘭孫和恭芳)
└蘇越、蘇蘭

以上,不定期添加…
會客大廳




草籽計數
忍者ブログ [PR]

Powered by Ninja.blog * TemplateDesign by TM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