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草。生長

依然在生長 推薦使用FireFox瀏覽器瀏覽

   2018

1216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2011

0420

有天看了南極洲洲長做的一個名為《烏蒙靈谷》的恭觴恭MV,配的曲子是陳昇的《牡丹亭外》,生生被虐了個半死。
和尾巴聊起,這個MV裏面最最虐到我的,是三次歌詞行至“聽歌的人最無情”時的畫面。
一次是琴川船上的蘇蘇,一次是蓬萊庭院中的巽芳,一次是最終戰時的慳臾與千觴。
尾巴說,可是他們誰也不是真的無情啊。
我說,正是因為正相反,所以我才會覺得這麼虐。

昨晚在工長君的微博看到說古劍結束掉第二結局的DLC,就不會再有了。
嘴裡說著我不在意,我本來也沒有期待過,我一點也不難過,這麼說著的瞬間,眼淚已經流下來。
一邊傻了一般地哭著,一邊瘋了一般地翻看著從去年夏天開始的,所有自己搜索到的一切關於少恭的隻言片語,圖片,音樂,影像,有官網論壇的,有歐陽少恭吧的,有基壇的,有個人博客的,甚至是一些聊天記錄,都重新去看,去回顧,也再度去群裡和人談論他。

走得越遠,越發覺自己從來沒有看清過他。
以為已經有了答案的疑問又再度成為疑問,以為已經平復的情感又再度如火般熾烈,以為已經可以忘記的畫面又反復出現在眼前。
歐陽少恭是誰,他想要什麽,他愛什麽,他恨什麽,他要去哪兒,他從哪兒來。
終於在翻閱了那麼多那麼多,討論了一堆又一堆之後,一切都在我的腦中模糊成一片。

我說我想要再聽一點關於他的故事,再多瞭解他一點,再離他更近一點,雖然我從來也沒能瞭解過,靠近過,但我曾經,現在也是一樣,試著去傾聽他的聲音。
就像是每一個曾坐在他的琴前,聆聽他一曲琴音的人一樣,試圖去傾聽這個在世間流浪了千百年的、永無歸途的魂靈的聲音。
就算是不能瞭解,就算是無法接近,就算是看不透摸不清,就算是有情還似無情,就算是聽不懂也好——也想要聽到,你的聲音。

我想聽,歐陽少恭的故事,歐陽少恭的聲音,歐陽少恭的琴曲,歐陽少恭的內心。
從你被塑造的一刻開始,就決絕地跳脫了一切,無論是企劃美術還是作曲,誰都已經抓不住你。
所有愛著你在意你的人都和他們,坐在你琴前的那些角色一樣,只能用盡心力去傾聽,試圖講述自己所聽到的一切。

非常感激這個角色出現在我生命中。
讓我有機會能夠去聽,一個擁有靈魂的角色,發出的聲音。
能夠談論,能夠設想,能夠思考,能夠寫作,能夠欣賞,能夠和很多人一起去愛,去聽。
雖然,我始終聽不清。

拍手[3回]

PR

   2010

1216
公主我真是個死蠢到家的人你原諒我……
爲什麽一開始會不喜歡你的來著爲什麽一開始怎麼就不萌恭芳來著我現在已經完全忘記了!!??
這種從排斥到徹底淪陷的感覺真是……十分奇妙……?

配音版的少恭,每次一到面對巽芳的時候,都脆弱的讓我心疼……
有種他真的把所有的希望都放在和這個人一起獲得幸福上面,那種孤注一擲的心甘情願。
慢慢地,慢慢地開始明白,為何巽芳能夠讓他這樣孤注一擲。
慢慢地開始明白,這段愛情也許從來都不完美,但是其中的執念卻深得讓人動容。

配音版的巽芳公主太過給力,讓我發現也許我從來都沒有瞭解過她。
如果她僅僅是足夠聰明,如果她僅僅是足夠溫柔,如果她僅僅是有著極為強大的包容力,如果她僅僅是“不把少恭當做怪物”,那麼其實也不足以讓少恭這麼愛她,感激可能會更多。
我想真正能讓少恭動容的,是巽芳對他的執著。這種執念就如同老闆對永恆的執念一樣,強大到可以碾壓過一切阻礙,和一切痛苦傷害。
巽芳內心的這種強韌,絕對不亞於她的丈夫歐陽少恭。
記得美術集上說,這個女子是為愛而生的,她所做的所有一切都是爲著她對歐陽少恭的愛。雖然無法認同她的人生觀,但是這樣的角色總是會存在。
如果說少恭的執念是永恆,那麼巽芳的執念就是愛情吧。
這二者,其實都是充滿了某種被世俗所摒棄的、極容易受到嘲笑的浪漫情懷……甚至是一種扭曲了的理想主義。

和朋友討論過,少恭其實是個情感上非常被動的人,我相信他應該曾經也是主動過的,但是,那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情了吧……被傷害了被背叛了被離棄了,要是還能去主動那應該是個神經頗為大條的人,少恭明顯不是這種人 = =||||
就這麼聯想到了他和巽芳的相遇,那山洞裏面的臭孩子冷得像塊石頭一樣,而且他還那麼可怕。
如果是你遇到這樣一個孩子,如果是你讀了山洞壁上的那些文字,你會不會對那個有著千年老妖內核的詭異孩子說:跟我回家?
巽芳偏偏就這麼做了……雖然一直在說她從人設到語言的運用都是奔著讓人感到溫暖的方向去的,可是能夠做到這種事的……這可不是一般人。如果要說是聖母過頭,她似乎也不是,與其說是同情和憐憫這個詭異孩童的千載重負,不如說是這個人對她產生了強烈而直接的吸引力……她多少,也是個有些古怪的姑娘吧……TUT
所以那個非常非常被動的少恭,幾乎可以說是被這位有點古怪但是真切地也沒有任何畏懼去愛著他的姑娘,手把手地從近乎絕望的地步走出來。
巽芳的愛真的就是那種,也許我無法完全認同你的行為,甚至覺得你所做的是一種我無法忍受的罪孽,可我還是愛你愛的那麼深,深到我可以把原則拋棄,僅僅爲了愛你而存在。
不得不說,這種愛,一旦以它最偏執的形式展現出來的時候,無論你能否認同,它都是一種具有強大影響力的存在。

巽芳所執著的愛情不是無私的,更不是全然的付出,她很明確地去告訴少恭,她就是要少恭一直和她在一起,在蓬萊,守一輩子。這種指向明確充滿貪婪的需求,正是少恭所需要的。
聽到巽芳的聲音,是那麼淡定從容,調情的時候都充滿了一種不可拒絕的堅定,像是在虛無縹緲的幻境裏面突然看到一個真切而又有血有肉的存在一般,讓少恭可以為他想要的永恆找到一個起點。因為那個女子就好像是他一直想要追尋的,真的不會改變的事物,似是無論漫長的生命過去多久,她都會在那裡固執而又堅持地說:我要和夫君在一起。
而實際上,這個女子也真的做到了。她所執著的愛情,從未改變。

能打動歐陽少恭的愛,絕對不是普通的愛。我不是,早就知道這一點了嗎。
巽芳其實不是什麽小白兔,她有著強大而又執著的內心,完全不亞於少恭的讓人覺得可怕的執著。
這我倒是最近才想通XD

執念太深,就必然指向難以被人接受的偏執之路。這一點,歐陽少恭和巽芳,誰都沒能逃得開吧。

這個女人,她經歷了家鄉的覆滅,夫君的長久不歸,她在已經破敗了的蓬萊等他,等了多久?
可她並沒有因此就放棄,也許她也會感到恐慌和惶惑——夫君不回來是出事了?還是根本就想把她丟下了?她是否已經永遠失去了他?她有足夠的理由被打垮,做怨婦,或者忘掉一去不回的歐陽少恭,和僅剩的蓬萊人一起在中原安靜渡過剩下的時日。
而她的選擇是去找少恭。
且不說她最後找到少恭這一世的渡魂究竟是用什麽法子——多少人說這是個BUG但其實要編也能編圓——但是在她決定要去找他的時候,她其實是根本不確定自己能不能找到他的吧?
有可能,她就會在旅途中這樣慢慢地老死,到死也見不到她的夫君一面;有可能,她會找到他并發現這個人早就不在乎她了;有可能,她會在找尋的途中得到他已經確實死亡的證據。
這些可能性都存在。
但是她還是去找他了。因為自己愛他,答應過他只要自己還活著,就會陪在他身邊。
這就是執念,這就是強大到可怕的執念。有些事情,只有有這種執念的人,才能做得到。

少恭,巽芳,我現在,是真的非常非常地萌了你們喲>_<
能夠萌這樣一對夫妻,是我的榮幸XD
讓我做你們一輩子的腦殘粉吧TUT

拍手[2回]

   2010

0930
此篇為自己整理,是為自己隨時查閱方便,其中文字並未經過各位作者的授權,如有作者逛到此處,還請見諒,版權歸作者本人所有。還請切勿二次轉載,或是對原文進行任何改動。
主要是為作者的文章以及其後大家的討論。

9/30撤銷置頂

9/10更新《天行健者以自強不息-古劍奇譚通關感想》帖子整理
點下面進入↓↓↓

拍手[4回]

   2010

0905
嗯嗯,首先要多謝古劍全劇情電子書製作組>_<
讓我等顯卡廢柴懶得打二周目的人……重溫一下劇本囧。
重看了其中的很多,把要點記錄一下……方便自己寫文用 = =
老規矩,沒通關的別看 = =!(老公婆還有包包還有CJ我說的就是你們!)


拍手[1回]

   2010

0809
別問我這標題是何意……嘛,新三角CP?(毆死

古劍通關了,感想下書……為免首頁劇透(挖鼻

主要是關於少恭的。。。我悲催地成爲了少恭本命(淚),其實想想六位主角除了襄鈴我對她無感其他都很有愛,為毛我就不能做個主角本命呢……雖然蘇蘇也很虐晴雪也很虐,但都不及少恭虐啊TAT

虐得讓我這般心疼。淚目。

何以飄零去 何以少團欒
何以別離久 何以不得安
指雲問天道 鳴琴血斑斕



——————  以下內容含終極劇透,未通關的請不要看  ——————

拍手[1回]

   2001

0111
上接:《天行健者以自強不息-古劍通關感想》帖子整理

後面扯了很多有的沒的,無雙姑娘和另外一位姑娘又戰起來了,不過因為討論內容價值不大,就不列進來了,統統略(喂),從樓主回歸開始。


MarinaLL

拍手[0回]

   2001

0110
原帖地址:http://aurogon.bbs.gamebar.com/viewthread.php?tid=40495&extra=page%3D6%26amp%3Bfilter%3Dtype%26amp%3Btypeid%3D29

作者:MarinaLL

本篇日誌為整理主帖和回帖內的相關討論,未經過參與討論的大家以及樓主的授權,只爲自己檢索方便,還作者逛到這裡時能夠見諒,如有不妥請告知,會尊重作者的意思進行刪除。

文字版權歸作者以及參與討論的發言者本人所有。還請切勿進行二次轉載

藍色加粗部份為博主個人標注的重點,也是引起共鳴之處。

主樓整理(節選)

玩仙四的时候我对人物没什么共鸣,只是感叹于编剧安排的命运的残酷,倒不至于陷在编剧的思路里走不出来。玩古剑的时候却有一些很重要的变化。古剑世界的宿命论比仙四有过之而不及,操纵玩家落入编剧设定路线的手法更是高明了若干个数量级。更重要的是,人物的应对方式有了重要的改变。现实世界的手法被大量引入,让观众更容易发生共鸣。可结局却一模一样,命运完全压倒了人的努力。刚通关的时候我郁闷之级,觉得人生没什么希望了,处处是死路一条。想了几天,渐渐能够摆脱编剧刻意渲染的感伤主义宿命论气氛,我最终的结论是——古剑其实只毫无保留的引入了现实世界的一部分,正好是最灰暗最能让人感到全然无力的一部分。而剧中对灰暗现实的应对,徘徊于想像中的青少年方式和现实人物的方式之间,青少年的方式显得一厢情愿又不那么经得起推敲,现实人物的方式带着重重缺点和自我设限,于是就统统失败了……事实上,在这个比古剑中的世界还要残酷的现实世界活下去的人,自有一套经过实践检验的生存方式,不是古剑中青少年的盲信,更不是古剑中对之不那么有信心的现实方式。总之,大家都活下来了……很多活的还蛮高兴的……世界并非毫无希望……策划同志们太悲观了……

讲讲几个我印象深刻的人物吧。

百里屠苏

和百里屠苏这个人物突然拉开距离,是在二次乌蒙灵谷的场景中。关于韩休宁如何对待云溪,对错姑且不论,实在是没法真心真意的夸她一声“好妈妈”。而百里屠苏的应对呢? 这本来是最能看出人的真实面的一刻。表面上再完美的人在这一刻也没法不露出任何阴暗面。而屠苏的反应……无懈可击的令我失望。突然之间,他在我的心目中变成了一个假人,面面俱到,按照剧里和剧外群众的最苛刻的期望最无可指责的生活着。这不是真人,这是呼应人心深处对完美的妄念而生出的幻影。之后他无论做了什么,我还是会被触动,被感动,可是要想从内心深处发生共鸣,因为和他穿着一样的鞋,走过一样的路而激动的浑身发抖,那是没可能了。

百里屠苏的抉择,的确是人生中最困难的抉择之一。得了绝症,是放弃治疗,有质量的生活一段时间然后心平气和的去死,还是怎么也不放手,再难看也要尽可能的继续活下去。死亡是人生最大的恐惧,没有之一。这个问题,可能很多人在人生的终点处都不得不面对。在没有真正体验到那种恐惧之前,任何假设性的回答,包括策划代百里屠苏做出的回答,都没有任何意义。百里屠苏的问题是,他生来是一个圣人,他不必有任何挣扎,自动就会选择最“好”至少也是玩家看起来最赏心悦目的道路。这样的心态,和我们世间的平凡人没有任何重叠之处。他体会不了我们的痛苦,他的选择对我们没有任何意义。在我的想象中,有两种现实世界中的人会选择百里屠苏的道路。一种是青少年,虽然什么都还没经历过,却被教育着把这种选择和崇高感和荣誉感联系起来,也许做一个“体面”的人的荣誉感会支撑着他们到最后一刻,也许中途头破血流的醒过来。另一种人,是真正经历过的人,天堂也走过,知道“这么美好的事物请你再停留一刻”的心情,也在地狱中煎熬过,知道被折磨得失去人形的痛苦。于是最后作出了自己的回答,并且完全知道这么回答的意义,好与坏,宁静与绝望。如果多让百里屠苏经历一点,多描写一点百里屠苏的痛 苦,或许我会和他有更多的共鸣。风晴雪的两情相悦?死之前除了感叹自己死的很平静还有对风晴雪近似失态又努力控制住的依依不舍的眷恋之情?被煞气困住犯下了真正的无法挽回的错误?以及对此的深深悔恨?剧中都没有写。一切为了保持百里屠苏的光洁的圣人形象,不能有任何让人反感或不适的缺陷。要从容潇洒,面对死亡也一样。最后成就了大家看到的百里屠苏,本来有机会和千千万万的人发生共鸣,终于只成为一个抽象的有感召力的完美偶像,而不是一个真实的人。

兰生

比之剧中的其他人物,兰生是无比幸运的一个。其实……兰生的身上根本就没有什么激烈的戏剧冲突,是那段缠绵悱恻的青龙镇之雨把感伤的情绪传递给了玩家。事实上,兰生的故事是人生中一小段成长的经历,而且十分圆满。

兰生乍一看很容易被归类为治愈系人物,从本质上讲也的确是,把善良和爱传递给别人,治愈这个世界上的伤痕的人。他和风晴雪其实是同一种功能的角色,在策划手中的命运却是云泥之别。风晴雪走了一条完全失去了自我又没有任何惊喜和火花的平铺直叙之路。兰生则获得了古剑中最出色的艺术手法的加持,并且有了一段溢出治愈系角色功能之外的人生,也就是说,有了自我,再配合他身上的主题——爱与善良是推动世界改变的力量,既是老生常谈,也是终极真理,最终成就了一个令我难忘的方兰生

这段最出色的艺术手法,自然就是自闲山庄中的一段,前生今世的交错之庄生梦蝶。庄周在梦中化成一只的巨大的蝴蝶,在空间中自由的飞翔,醒来的时候,那种风在翅膀之下掠过的逼真的感觉还没有消散,于是庄周感慨说,我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庄周,还是一只蝴蝶。这正是在自闲山庄中兰生所经历的,从晋磊的双眼中看出去经历了那段富有冲击力的人生。于是兰生的人生再也回不到以前那种单纯的状态。但其中也未尝没有微妙的分别。庄周是很想成为蝴蝶的吧?兰生却未必想成为晋磊。这段经历的关键是——他体会了晋磊的心境,晋磊的挣扎与痛苦,这是真的穿着别人的鞋子走过了一段人生,也正要兰生这样容易共情容易理解别人的想法的人才可以,最后他没有对晋磊产生任何居高临下的鄙夷和唾弃(这种感情大概永远也不会出现在兰生身上吧),他无条件的接受了晋磊的一切作为自己的过去,而自己的心性却没有受任何影响。于是他着手开始修补惨烈的过往,但同时他也从晋磊的手中获得一份珍贵的礼物,成就了今生的幸福姻缘。这个故事的可怖之处在于,同一幅三魂七魄的前世今生,一人毁,一人成,前世因,今生果,所谓的天道循环,最终形成一个完整的圆。

关于兰生在襄铃与孙小姐之间的抉择,我其实很喜欢兰生与襄铃两小无猜的感情,不必怀疑这段感情是否“幼稚”,“没深度”,“或许并没有那么喜欢”。我特别喜欢的一个细节,兰生在去孙小姐家之前还在安慰襄铃,没什么的,我把话说清楚问题就解决了。 在这一刻,他还是坚定的深信自己一定会和襄铃在一起。下一分钟,他看到孙小姐那句脱口而出的“贺……文……君”,我当时的感觉就是,大势已去……爱情是世界上最深厚的感情之一,但在这世界上,没有任何感情永远占据着最高的优先权,在下一个拐角处,更重要的主题出现了,爱情顿时被碾了过去。在现实世界中,根本就不需要前世这么强大的主题,也许只是高中毕业后两个人因为地理距离不得不分开。所以……不必谴责任何人吧,对于这现实中最常见而在爱就要爱的海枯石烂的青少年世界中却惊世骇俗的景象。兰生的“移情别恋”基本上每个人都体验过,虽然未必有他这么强大而无可指责的理由,要发生共鸣实在是太容易了。

我总觉得,兰生对孙小姐的感觉是爱,非常深沉难以抗拒的爱,但是策划同志们却有意无意的暗示是责任,还硬凑了一段二姐的煽情戏,虽然大部分人都没能被煽起来。莫非策划同志们还是觉得“移情别恋”这个主题对于古剑的青少年玩家来说太沉重了?于是搬出“责任”来碾过兰生与襄铃的两小无猜之爱,这个“责任”还在剧中像现实世界一样直接偷换成了长辈的期望,在同样觉得长辈的期望就是“责任”的现实世界青少年的心中,兰生顿时就被原谅了。这一段和我的人生观算是死磕上了,不过还是忽略吧。说说我的理解,就当是脑补吧。兰生对襄铃的感觉其实一直是单恋,虽然襄铃后来一步步在靠近,离彼此告白还有一大段距离,更不用说是两情相悦。在自闲山庄的梦中,他却意外的,体会到了和心爱的人心心相映连死亡和人性的阴暗面也不能分开彼此的感觉。这样深厚的感情,真是连命赔给它都值得。如果他醒过来就发现孙小姐站在对面,大概直接就“变节”了。但那个时候,他以为贺文君的转世很难找到,这是常识,既然桃花源不可期,再美丽的梦境也只能先放在一边,继续珍重现实世界中的一切。庄周从梦中醒来,也只能心醉神迷那么一小刻,之后还是要以庄周的身份活下去,而不是从此汲汲于怎样进化成蝴蝶。 但是如果有一天,走到了一个神秘的地方,忽然发现自己的身体离开地面浮了起来,背后一对巨大的翅膀正在缓缓展开……一刹那间庄周的身份好像变的随手可抛。 兰生面对襄铃的时候,始终很能控制的住自己,在自闲山庄的梦境中,满腹疑惑,却也没失态。在看到孙小姐的第一刻,这个人忽然漂浮了起来,混乱,荡漾,心潮澎湃,说他在那一刻晋磊附身了也不为过……与之形成有趣对比是对面的孙小姐,深情似海而坚定无比,像大风大浪中一块屹立不动的礁石。如果兰生和襄铃的感情已经发展到很深的地步,那么这感情就会是他牢牢依附的对象,再在漩涡中打转也不会漂走。但剧中的兰生,与襄铃之间却只连着一条脆弱的线,很容易就断了。最终他被孙小姐吸引了过去,形成了强大的纽带,再也没法分开。

最后青龙镇雨中的一段,我很难过,不过难过全都是为了襄铃。对她来说,这一段是全然的“失去”。她并非没有体验过离别滋味的人,但这一段,打击实在也够重。一开始两个人在讲襄铃妈妈的事情,到了这一步,襄铃已经很信任兰生了吧?她对屠苏其实是学妹看学长,光看到闪闪发光的外表,走不过去,自然也没法讲心里话。她对红玉或 者会讲,但红玉是知心姐姐型,谁都可以和她诉说心事。只有兰生是特别的,因为兰生是兰生,她才这么信任他,这信任是漫长的道路中一点一点堆积起来的,无比珍贵。而体验过失去的感觉的襄铃,肯定也把这份信任放在心中很高很高的位置上。然后下一刻这个人对她说:我们的人生道路,从此要分开了……兰生问那句“你有没有喜欢过我”的时候,我真的很想把他打一顿。选了一边,另一边就不要回头看,回头看了,只不过在被留在原地的人的心中再多添一条伤痕,还嫌这一段伤襄铃伤的不够嘛?另一方面,不是不感到一丝凄凉的满足的……这段青梅竹马之情,在策划同志们的心目中,并不是随手可以挥去,如果不是这次碾过的主题实在太强 大,本来一定能修成正果……襄铃的那句“其实我……”看得我好心疼啊。如果是个心里藏不住话的女孩子,讲出来自己痛快不就得了,这么吞吞吐吐的,还不是不想让兰生太伤心。在这一刻,她爱他超过了他爱她。下面一句“不要说了”看得更抓狂,这下确定了,他对她的爱已经褪色,比不上她对他的爱。如果襄铃有个亲哥 哥,这会儿就应该往兰生的肚子上狠狠的打一拳……另一方面,却也感到一种奇特的释然之情。有些决定很难,会伤到别人,可迈过去就是海阔天空,从此可以没有挂碍的往前走的,不仅是兰生的人生,也是襄铃的人生。这一幕,看似离别,看似某些东西的毁灭,或许却更应该理解为另一段人生道路崭新的开始吧?兰生选了自己最想走的路,也一定会幸福。至于襄铃,我愿意为这样一位虚拟人物献上我真心的祝福。

一般来说,治愈系人物是没有自我的,命中注定要为别人奉献。兰生却无比幸运,他的善良,在治愈了这个世界的同时,更重要的是治愈了自己的人生。风晴雪为屠苏而活,兰生却是为自己而活。风晴雪的戏路不得不依附于屠苏,兰生的道路却是自己的,他身上没有那种“编剧此刻要他出手好创造狗血高潮”的感觉,一切自然而然,随机触发,而终于达到最终圆满的结局,是因为他是方兰生,那个在面对某些情况时一定会那么选择的善良的人。

尹千觞

看看其他几个人,兰生决定娶孙小姐的原因之一被编剧诠释为二姐的期望,按自己的心意娶自己喜欢的人就是对亲人愿望的背叛,非要牺牲自己的感情顺应亲人才是“对”的。幽都的群众,所有人的一生都必须服从于女娲的意愿,很多人还觉得是无上的荣誉。百里屠苏的剧情,韩休宁不必说了,百里屠苏最后无条件的完全原谅和服从了她,你叫任何一个心理医生来看这段,他都会告诉你:这是谎言,不要相信。紫胤的剧情比较复杂,乍一看好像是反例,但其实是偷换了概念。要尊重个人的选择权被偷换成了要尊重更高的利益。屠苏的选择和苍生大义联系了起来,紫胤的师长不得不让步与更高的道德高地,不然倒显得紫胤自私了。

尹千觞这个角色的光彩在于,他是唯一越过界线的那个人。从剧情看,尹千觞和风晴雪的父亲从小就教育两个小孩要为女娲奉献自己的一切。风晴雪深信不疑,自小 就立志要做灵女。尹千觞表面上做的很好,心里却反感到了极点。一旦有个逃离的机会,头也不回的就离开了。我不觉得大家都要反抗或者都不要反抗,我想说的是:每个人都应该有自己的选择权。风晴雪选择了灵女的道路,很好。尹千觞选择了自己的道路,一样好。选择权的真正涵义是各得其所,每个人找到自己真正想要的。但是剧中,这两种选择却被附上了“对”与“错”的意义。选择牺牲自己遵从别人意愿的人,被当成正面人物写,被歌颂着,每个人都那么坦然自若。选择了忠实于自己意愿的人——只有尹千觞一个——仿佛被诅咒了一般。

现实中的人,迈过了这一步,是海阔天空,编剧则把尹千觞按到了地狱里。这个角色居然能够存在,或许编剧也想向界线外迈出那么一小步?也想鼓起勇气正面碰触这个问题?可提出了问题却再也不敢正视……尹千觞的戏份, 到底该怎么写好呢?支持他的决定?会撬动整个古剑奠基的世界观。把他当反面人物痛批?太没人性了会引起玩家的反弹。只好又不支持他又写他的痛苦挣扎,这下 写到死路上去了,这么绝望灰暗没有解答的一条路,这是虐待观众哇……那就只能尽量忽略,擦边……尹千觞就这样成为一个最尴尬的角色,荣任“有戏而没能挖掘”宝座的第一名。

(博主個人對千觴這段的小感想:將千觴的選擇強制打上了”錯“的標籤,遊戲中這一點是很明顯,而看玩家的反應也能看得出來,但我個人仍然認為這個角色並沒有因著編劇想要給他貼上”錯“的標籤就真的被內疚感充滿,他或許被按進了地獄,或許尷尬沒能被挖掘,而他和少恭這個角色類似的一點就是——明明被編劇控制得很厲害,但卻也成爲了生命力非常頑強,最終跳脫出劇情限制和編劇掌控的角色。

欧阳少恭

要写少恭哥了。这篇总结本来就是雷属性,写到少恭哥只怕更要语无伦次了。

欧阳少恭,虽然有那么多戏份,在我的脑海里却仍旧是支离破碎,充满矛盾冲突的一个角色。不过只是看到的一些片断,已经让我确定,我喜欢这位,甚至超过了方兰生那么一点点。他是被编剧控制的最厉害的一个角色,却也是生命力最顽强的一个角色,最终溢出了编剧的控制。

通关的时候,我一直在想,太子长琴到底是怎样一步步变成欧阳少恭的?这个疑问一直保留到最后一刻,因为编剧最终都没给出正面的完整的解答,只是这里一小片那里一小片让人看到一些碎片。综观欧阳少恭的戏份,绝大多数时间在耍“坏”,包括伪装好人和大变身后虐待主角和群众,也就是说,编剧的绝大多数精力放在了描写他的“坏”的一面。我渐渐的有点想明白了,目前这个局面已经造成了欧阳少恭的超高人气,如果把他的经历写出来,让观众有机会穿着他的鞋走过他的人生, 体验渡魂的痛苦,爱与分离的艰难,善与恶的天人交战,与永不放弃的意志,那主角群就不知道要被挤到哪里去了……事实上编剧基本上放弃了这些强大又真实的现实世界的主题,如果真写出来,青少年向的爱与正义,这些弱弱的人工制品,根本没有招架之力。不用这些主题创造“怎么也没法让人讨厌反而让每个人都看到自己的一部分的坏人”,那就一定要加点别的什么。编剧硬贴上去的,是个青少年向的主题,也就是蓬莱公主的故事。这个主题,吾觉得和少恭哥真的好不搭配啊,怎么看都是一幅头重脚轻的感觉,远目……这个蓬莱公主的主题,是欧阳少恭性格混乱化的最大来源。

对一个角色最大的兴趣,自然是他到底是怎样一个人。好像大家都很感兴趣倒底谁是太子长琴,百里屠苏还是欧阳少恭。我通关的时候,常常觉得应该是少恭。经历定义一个人,整个故事说的不就是太子长琴如何被数千年的经历一步步塑造为欧阳少恭嘛?看了后半段的剧情却觉得,编剧似乎在诱导大家将百里屠苏和太子长琴重叠起来,成不成功那就天晓得了。单从剧情上看,关键的命魂在百里屠苏身上,梦到摇山的是百里屠苏,和黑龙和女娲互动的也是屠苏。屠苏的性格倒是天生和摇山上的太子长琴有呼应之处,可以融合起来而没有任何违和感。甚至可以这么看,太子长琴的魂魄在焚寂中沉睡,直到在百里屠苏的身上慢慢的苏醒过来,中间的几千年是无知觉的沉睡。这是一个几乎没有戾气的太子长琴,还是摇山上看破生死的恬淡温和的仙人,毫不费力的便引起了黑龙和女娲的故旧之情。至于少恭,他的人生 已经变成了他自己的,比起几千年的挣扎,摇山上的那一段短到可以忽略不计,事实他自己也完全把过去抛到了脑后。无意识的保留下来的,是温文尔雅的外表,强大的法力,和与琴的渊源。唯一有意识的,是被龙鳞唤起记忆的那一刻,对他的影响,是片刻的恍惚动摇,和毫不费力的挥之而去。有些伤痕很深很深,一提起来顿时变成了另一个人。欧阳少恭的心中,摇山的故事已经淡到留不下什么痕迹。如果他和黑龙或女娲面对面,效果一定很颠覆,所谓“几千年来不变的美好感情”的气氛大概会被撕得粉粉碎,纵使相逢应不识啊……我现在一点也不纠结欧阳少恭是不是太子长琴了。太子长琴是几千年前一个带着悲惨遭遇的模糊身影,欧阳少恭是个站在我对面的,很不好亲近却令人从心底共鸣的活生生的人。

欧阳少恭是个怎样的坏人?他恐惧什么?他想要什么?他选择作某件事是因为什么目的?说实话,我理解不了欧阳少恭的这一方面。总觉得,很多坏人的套路被叠加在他的身上,彼此又互相冲突,很多很有趣的线索又没写,总之看得我完全乱掉了……一个一个的尽力分析一下吧。

方兰生,少恭哥的青梅竹马。根据剧情设定,一切都是兰生的幻觉,欧阳少恭从头到尾没有任何真心。但是,根据蓬莱故事,少恭哥是很需要爱的,真爱可以直接把他变成太子长琴。善良的琴川群众姑且不论,兰生可是古剑治愈力最强大的角色之一,难道这还不够嘛?而且兰生没背叛他,倒是被他背叛的张口结舍。少恭哥恨的是人类自保的天性,兰生还什么都没干呢……另外,如果对琴川群众的感情那么差,大家都不过是被他骗得团团转的蝼蚁,何必费事把这些人拉到蓬莱之国?既不是朋友爱人又不是仇人……

百里屠苏,再次,根据剧情设定,一切都是百里屠苏的幻觉。欧阳少恭的态度,似乎一会儿把他当不共戴天的仇人,一会儿不带什么感情的把他当工具,不过更多的时候还是享受把他当蝼蚁骗得团团转的快感吧?我只是有点点好奇,欧阳少恭几千年来都是孤单单的一个,独一无二的诡异存在,看到百里屠苏难道没有“终于发现一个同类”的感觉?其他人都是人类,只有百里屠苏和他一样是他心目中的“怪物”。不过这个……就当欧阳少恭已经决定仇视全世界好了。

尹千觞。欧阳少恭对这个角色的反应很奇特,所以也并不是仇视全世界啊。第一次给尹千觞一条活路的时候,尹大哥还没崩溃掉,要是认为这里他是不想伤害无辜,无数的反例说明他一点都不介意蝼蚁的性命,事实上把人家在地上踩啊踩的时候还很高兴呢,按照欧阳少恭对屠苏/某村庄的不幸群众/青玉坛弟子的辣手,就算给了一条活路,99%的可能是让人生不如死,比如让人家变成怪物看他还愿不愿意选择活下来这种,大概是尹大哥的八字好吧。第二次原谅更是奇迹中的奇迹,据说这个人最讨厌人家的背叛了,背叛了他而没有挂的,只有寂桐和尹千觞,尹大哥很可以考虑一下和少恭哥双宿双飞的可能性。

风晴雪。这是我唯一看得想狂赞的情节。这里是最典型的变态少恭,和风晴雪有真诚的心灵交流,认真的把她当一个朋友。认真的要把她变成焦冥,那种无情的分寸感看得我完全high掉了。

某村庄的不幸群众。这个地方太神奇了……这是唯二两次欧阳少恭展现出对世界和人类的没有扭曲的善意,虽然后来为德不卒。另一个这么幸运的人是寂桐/巽芳,这个村庄的群众何德何能啊。

雷严。欧阳少恭和雷严相处的方式,只能感叹一句好人性化啊。在雷严面前,这个人始终是真面目,从小就推心置腹。后来因为某件事情意见分歧,雷严还把他当朋友,他却已经把雷严划到了“背叛我的人”的范畴。他对雷严,从头到尾有种“动了真气”的感觉,连生气都是认真的在生气,和对待其他蝼蚁那种居高临下不动真气很不一样。雷严也可以考虑一下和少恭哥双宿双飞的可能性嘛。他对巽芳的感情倒是空洞的很。如果蓬莱之国真能建成,大概他会常常徘徊在雷严的墓前吧。

元勿。本剧之最,未来的蓬莱之国中除了欧阳少恭唯一的活人,请和少恭君幸福的生活下去吧。

寂桐。这个角色让我吐了很多血。看剧透的时候就觉得这真是为了营造高潮而营造高潮,通关了的感觉还是这样。让观众被震惊有两种办法,紧扣人物性格和剧情发展大爆发一下可以,大街上突然跑出一头恐龙也可以。寂桐在我的眼中就是那头突然跑出来的陌生恐龙。这个角色……好像也没什么好说的,戏份少的可怜。寂桐和少恭的相处方式很假,他在她面前可没在雷严面前那么放松。事实上欧阳少恭一开始的春风满面式也不是那么能让人信服,不是政治家那种让群众欲生欲死的魅力, 倒让人觉得冷冰冰的没有热气,肯定在掩饰什么……不过这里应该是故意设定成这样吧。寂桐突然离去,少恭连眉毛都没皱一下,而且真的不打算追上去,看上去好正常好不变态。

巽芳。这条线让我的感觉是,突然长琴——少恭线被整个撂到了后面,编剧另起炉灶开始写一段故事。就是大家以前也读过的那种,身世悲惨又邪魅变态的男主角, 遇到了爱与正义的化身的小白兔女主角,于是,他改悔了……变成新时代的五好青年。不料天有不测风云,女主角突然挂了,于是他也爆走大变身,失去了你,我要这世界陪葬!后面就看编剧的心情了,写成喜剧悲剧都可以。这个构思的问题是,它有自己特定的主题和功能,不是随便能插进任何故事的。它的主题是——爱是推动世界转动的力量,生死人肉白骨,失去了爱世界就会毁灭。但欧阳少恭的困境却显然没法用这么理想化概念化的答案来解决。如果爱可以治愈他,根本不用等几千年,巽芳并非是什么珍稀物种,就在眼下还有主角群中的若干人会不把他当“怪物”看,特别是方兰生。另一方面,就算是爱了,他仍旧需要面对渡魂的困境,下一世是渡还是不渡,事实上因为有了牵挂的人,或许会更倾向于渡魂,挣扎的更厉害。我曾经想过少恭的情况怎样才可以化解——在某一时渡魂之际完全失去记忆,遇到紫胤这样的人生导师,形成了百里屠苏的世界观,然后本体苏醒过来,或许还有一线希望。欧阳少恭要摆脱自己的困境,需要的是和自己搏斗的力量和意志,而非是爱。说实话,蓬莱城中的五好青年少恭令我十分不解。这么多年的厚重的经历,这么随随便便就可以全部抹掉嘛?无论是变好还是变坏都是无比艰难的一件事情,用这样编造的捷径一下子穿过去,简直是对长琴——少恭主题的不尊重。之后据说是失去了巽芳突然又变坏了一大截。唉,几千年的反反复复,难道只是说说玩的嘛,蓬莱城的经历才是把少恭变成少恭的最重要的一段?那又何必去极力塑造那个悲惨的开局?总觉得长琴——少恭线和蓬莱线形成了竞争的关系,一个特别能站的住脚,另一个就显得很弱。一个主题被强化,另一个就显得不太协调。事实上在剧中,蓬莱主题完全取代了长琴——少恭线,所以少恭完全不在意久远的过去,和黑龙连照面都不打,反而最后和巽芳靠在一起……在古剑中,屠苏和长琴的联系被刻意强化了,少恭和长琴的联系则被故意弱化了。

回头想想,我私心偏爱少恭,所以尽想着要怎么把他的角色写的更突出,但是编剧同志们更需要考虑的是剧本的平衡吧?长叹一声,无言远目……继续说巽芳,真没想到在古剑中能看到这么清纯的小白袜啊,配的还是最黑的欧阳少恭。这里的少恭的问题是——这一下拔的太高了,拔到了青少年向的理想高度,要再变成日后的 变态,写起来就很费劲了。不浓墨重彩的写,很难给人以信服的感觉。但是编剧用剧情交待的方式硬转了过去。之后对着巽芳缅怀不已的少恭,看起来还是更像个正常人,和变态气质冲突的利害。

焦冥。这个纯粹是变态。对和人的交流已经全然失望也不再有和人交流的信心和勇气,转向了自我欺骗。到了这一步,和尹千觞一样已经完全坏掉了。

于是我们眼前就出现了这么一个欧阳少恭,至少有三种性格特征混合在一起,高高在上对蝼蚁基本忽视但是玩弄起来也蛮高兴的神,有相对正常的七情六欲和人有正常的交流会痛苦也会生气的人,有不正常的七情六欲的大变态,这个变态程度还根据对象的不同有轻重之分,从对尹千觞的轻微恶意到焦冥的墨墨黑。

不过我喜欢上欧阳少恭,却并不是因为三种人格中的任何一种。一路通关的时候,最好奇的是他几千年的经历,当时就隐隐觉得,这一路走下来,这个人多不容 易……最后通关时,不负众望的被欧阳少恭搞得泪奔了。这应该算是欧阳少恭的第四个人格了吧——永不放弃的勇者,除了死亡,什么都无法让他那坚定的步伐停下,甚至连爱,和自身的弱点也不行。到了这个地方,没法再慢条斯理的分析了,或许永远也不能。就把刚通关时那些记录心情的乱七八糟的只言片语贴上来作为这篇文章的结尾。

少恭死的时候,我崩溃了。

是真的崩溃了,嚎啕大哭着玩不下去。混蛋编剧!到头来原来还是宿命论,每个人被困在自己的轨道上,只能选择哭着死还是笑着死。挺身反抗的人就落得这么个下场!

前一刻我对少恭的感觉还是那么暧昧混乱,后一刻突然有拨云见雾的感觉。即使编剧在少恭身上加了这么多负面因素,即使有那么多非常非常好的好人就站在旁边,我最爱的只有少恭一人,其他人,甚至包括太子长琴,的身影都渐渐淡去。

少恭的主题到底是什么,一路行来,作了种种猜测,原来都不对。所谓“命运改变人”原来只是我狭小视界一厢情愿的幻觉,少恭的真正主题是挺身反抗命运的勇者,是月亮背面版的“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什么都无法让他的脚步停止,甚至连巽芳的柔情,在他的强大意志之前根本不堪一击。这才是令我——一个被困在命运中的却一直都希望能有所改变的凡人——最有共鸣最向往也最心潮澎湃的主题。

剧中的每个人都有意无意想改变自己的命运,屠苏和兰生被捆在道德和社会规则中,无法随心所欲。少恭的特殊身份让他可以突破这层束缚,却被无良编剧附加了那么多性格上的弱点和视角上的盲点,硬生生的把一个想飞到最高处的人拉到了比十八层地狱还黑暗还绝望的地方。如果这不叫宿命论,我不知道还有什么叫宿命论。

少恭和古剑的世界观其实格格不入,但编剧对他……也未尝没有执念吧?剧中他还是有同路人的,那位传说中的铸剑师襄垣,但是这些努力过的人的命运都很不好……

编剧留下的一线微光原来在风晴雪身上,她可以挺身去反抗命运,她的所作作为不会和道德规则相冲突,她身上也没有少恭的那些弱点。我不知道该不该祝愿她成功,我只知道——她是全剧中最幸运的人。

痛哭了一阵忽然停了下来,是因为看到了希望,有了继续下去的勇气。少恭被编剧扼杀了,但是现实世界中的我们可以努力做一些更勇敢的事情。

我觉得大结局,嗯,很**……反正编剧存心让大家被命运压趴下,每个人不过是如何选择倒霉的不同方式而已。基于此点认识,大家的结局都不错……风晴雪突破了宿命论得到一个开放式结局,她最幸运。屠苏和兰生在轨道之内求仁得仁。兰生在孙小姐和襄玲之间挣扎,不过很显然孙小姐才是他更想要的那一个,虽然只高了 那么一点点,但是在任何情况下每个人一定会选择自己最想要的东西。屠苏的这一段生命,根本是向上天借来的,最后作了自己最想做的事情,平静的死去。那种心无憾恨的死法,世间能达成的人何其之少。至于少恭,嗯,他就此活在我的心里,像一丛小火苗,永远鼓励着我把眼光投向更高一点的地方。

终于通关了,少恭本命就此达成,我知道他很坏,但是我最爱他,或者说他是最让我仰视最想成为的人,望向那天边的浮云……

相關的回帖討論放入追記下書

拍手[2回]

Link說明

Site Name:草。生長

Master:兩根草

URL:

http://twoherb.blog.shinobi.jp/

Banner:

http://file.twoherb.blog.shinobi.jp/banner.jpg

banner

聯繫站長:twoherb@gmail.com
也有微博
民那的愛
[10/21 Cheap UGGS]
[06/25 無名氏]
[06/06 和竹醉]
[05/09 少微]
[05/03 不解]
自助尋覓
RSS訂閱
feedsky
抓虾
google reader
鲜果
哪吒
QQ邮箱
今日今時
11 2018/12 01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友達應援

鵪鶉組原創花擬人本《刹那芳華》
預定相關
現已開放預定!


kshnnn的古劍全員2012年曆《壬辰花月》
場取通販發售中


古劍奇譚日文廣播劇企劃公式站


8月6日古劍奇譚ONLY-七夕古劍會
即將開始!
我是小草
HN:
兩根草·小木
性別:
女性
職業:
高級流民(何
趣味:
電影?文學?人?
自己紹介:

糾結是一種姿態(啥
通常說話與放屁無異(揍死
認真你就輸了……?

Animate:

反逆-樞木朱雀終生應援
├ジノスザ溺愛
├スザユフィ溺愛
└他:スザナナ、ルルスザ、ルルシャ、ルルナナスザ、スザセシ雜食,一切スザ相關BG愛~~~(大心)

追劇:

Craminal Minds
Lie to Me
Brothers and Sisters
Dexter
House M.D.

電影:

狂熱Donnie Darko Fan
Bergman——永失我愛
CULT CLASSIC大好
不看電影會死星人

追星:

吳奇隆

Game:

The Sims 3
尋仙
古劍奇譚-歐陽少恭本命
├觴恭溺愛
├一切官配BG有愛(尤其蘭孫和恭芳)
└蘇越、蘇蘭

以上,不定期添加…
會客大廳




草籽計數
忍者ブログ [PR]

Powered by Ninja.blog * TemplateDesign by TM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