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草。生長

依然在生長 推薦使用FireFox瀏覽器瀏覽

   2018

1121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2011

0317
嗯……我保證它只有上中下……(揍
那麼從今日起每天一賀好了XD
賀完了生日也該到了 = =

因為是爲了慶祝尾巴的生日寫的,所以無論如何都想要把背景地點定在古劍地圖的……四川部份(喂喂
白帝城與長江三峽,是我個人很喜歡的地方。
尤其是三峽工程後,高漲的水位淹沒掉的,那些所有對過去的情感。
去查白帝城的資料時,才知道由於水位上升,曾經一面背山,三面環江的白帝城,已經成爲了江心小島。
每次想起這個地方,就很能體會老闆那種“希望不變”的糾結心態。
其實這種不切實際的期盼,正是因為愛吧。就像曾經在榣山水畔彈琴的那位仙人,也會和榣山一樣從這個世界上消失掉。

以上跟文的內容都毫無關係XD




 

初夏,夜风微凉,白帝城江边的码头附近,船家早已停了一天的生意,回家睡下了。只剩下几只小船在岸边,随着一波一波的浪轻轻荡漾。

夜已深,江水波涛之声时时灌耳,除却此外皆是静谧。却仍能依稀辨得几个人的声音,夹在这时响时默的浪声中。

“……大哥,已是三天了。这白帝城的百姓,是真的挺穷的吧?这三天坐船的人,恨不得一只手就能数过来。”

“是啊大哥,我看要不明个咱们把价钱往下调调,积少成多。”

“没必要。再过上一周,往县城的路就该修好了,有人等得了一时,有人等不得,咱们赚的就是那等不得的人的钱。那些等得了的,管他们作甚?反正咱不是这城里头的人,赚完这笔就走,到时候被骂惨的也只有船家。”

“这儿的人还真老实,那些船家也都是不经事的,随便吓唬吓唬,什么都听你的。”

“没长脑子的,就何该被咱这有智慧的欺负呗,哈哈!”

三人说着说着,就不免得意地笑成一团。

正笑得开心,忽然听到一把爽朗浑厚的声音,自黑暗中响起,也随着他们几个一起笑起来。

“哈哈哈哈!”

这声音绝不属于他们三人中的任何一个,让他们顿时愣住,向着声音的来处去看。

码头的地上放着两三盏灯,虽是不算太亮,离近了也能看的清晰。来人自岸上晃悠悠的身影逐渐走入了光线中,只见是个满脸胡茬的大汉,身上披着件黑白八卦的道袍,却是一个袖子褪下来荡在腰间,说是个道人也未免有些忒不修边幅了。

值得留意的是他手上的重剑,随随便便就往背上一扛,像是没把那东西当兵器似的。

“什么人?”被其他二人唤作“大哥”的那个,故作镇定凝视着来者,沉声问道。

那人晃晃脑袋,嬉笑道:“在下尹千觞。”

“大半夜的,你这人不好好睡觉,跑到江边上来干嘛?”一个人走上前问着,另一个人向“大哥”的耳朵边说了几句。

“哎,我心里头着急啊!”尹千觞叹了口气,对这三人摇摇手指道。

“……着什么急。”那“大哥”问道。

“你看啊,我本来是和人约了三天前就该到益州的。可是走之前连着下了两天大雨不能出行,本就耽误了,雨停后山洪又冲断了去县城的路。我想没事儿,还可以走水路嘛!结果跟船家一讲,我的个天,这价钱贵的!我平时就是个一穷二白的赌鬼,在这城里头干了好几天活儿才凑了点路费,可连这一趟船的钱都还不够呢!”

那“大哥”冷冷地瞅着他,轻哼了一声道:“原来如此……你是外乡人?”

“是啊,跑到这鸟不生蛋的地方来,活儿都没多少可干。”千觞一手叉着腰,重重地叹了口气,“我还骂那船家太心黑,今天才知道,原来是您哥几位的杰作。”

一个小弟笑了起来:“这事情也好办,你既然着急,又付不起钱,不如给我们磕几个响头,通融一下也不是不行。”

“哦?小哥你说话可管用?”

另一个小弟在那人肩头打一下:“不管用!他说了不算,你问我们大哥。”

千觞便笑嘻嘻地转脸看着那“大哥”,问他道:“这位爷,我跟你没仇没怨的,你让我出都出不了城,这合适么?”

那人嘴角泛起一丝冷笑:“不合适。问题我们也是生意人,想出城简单,凑齐了船钱,没人不让你走。”

“这话说的……我这不是没钱嘛,有钱我就不废话了!”

“那就没办法了。”那人将手一摊,“你个五大三粗的男人,不缺胳膊不缺腿的,从哪儿弄不来钱,跟我们叫穷也没用。”

千觞听了,面色倒是严肃起来:“也是,从哪儿弄不到钱……既然如此,就麻烦几位拿些来给我用了。”

几人听了后,愣了半晌,方才反应过来:“你这是要黑吃黑啊?”

“你们也知道自己黑啊?”千觞往地上吐了口口水,忽然就一个箭步闪到那“大哥”的跟前,电光火石之间,背上的重剑已经在那人的脖颈上抡圆了一整圈。

只听“扑通”一声,那人的脑袋从脖子上飞起来,落入江水之中,身躯还直立在那里,过了小一会儿才“砰”地倒在地上,血溅了千觞一头一脸。

事情发生的太快,另外两个小弟眼睁睁地看着自己大哥就这么脑袋跟脖子分家,惊得连动都不能动。

千觞伸手在自己脸上抹了一把,擦去眼角的血迹,摇了摇头:“啧,脏死了。”

片刻后,才听得一个小弟惨叫了起来:“杀……杀人了!”

刚喊完,重剑就从他肩上狠狠地劈了下来,一剑劈到腰际,他再也出不来一点声音,只能瞪着惊骇莫名的双眸,向后仰过去。

剩下一人早已吓得腿软,发不出声音,蹲坐在原地,浑身发抖,向后挪着,看着千觞。

千觞对他咧嘴一乐:“别跑,你要是跑,马上就死。”

那人动也不敢动了,双唇发颤。

“我问你,你们这几天,从船家那讹到的钱都在哪儿呢。”

“在……大哥身上……带着……”那人说话的声音都变了。

千觞“哦”了一下,在“大哥”尸体边蹲下来,似是完全不介意尸身的可怖景象,在上面掏来掏去,终是让他摸出一小袋银子来,打开束口,往手上一倒,皱眉说:“才这么点儿?”

“就这么点儿……这两天……坐船的少……我们,没,没弄到多少……”

“你没蒙我?”千觞的视线瞟到那人脸上,戏谑的目光却只让人觉得有种阴冷的威胁,那人面庞都扭曲了起来,几近带着哭腔道:

“小的不敢瞒您……饶了小的吧……”

千觞把铜钱和银子都放回口袋,重新扎紧,塞入怀中,叹了口气:“你说你们也是,也没弄到多少钱,还把命给丢了,值当么?”

“不值当,不值当……”

“不值当的生意也做?”

“总有……翻船的时候……”那人缩了缩身子,膝盖抖着,看都不敢看千觞。

千觞笑着点点头,然后大跨步走到他身前,一把拎起他领子,像拽着个小鸡崽子似的把他拎起来。

那人吓得大叫:“大爷饶命!饶命啊!”

千觞一手将那人扔进了江水中,看他在水里扑腾着,笑眯眯地对他道:“行了,你走吧。翻船了是吧,那就游吧。”

那人扑腾了两下,手边碰到了个东西,转头一看,竟是自己大哥的脑袋,吓得他疯了一般地大叫起来。

千觞在岸上看着他,仍是笑眯眯地,看着这人一边挣扎着想要游走,一边惊恐得四肢乱划,终是呛到了水,心中紧张,拼命挣扎,乱了方寸,还张口想喊,却连声音也发不出。

最后这人游开了几米,没到水中,一开始还有他扑腾的漩涡在水面露着,过了一阵子,就悄然无息了。

尹千觞盯着平静的江面很长一段时间,才轻笑了一声。回过身去,将另外两具尸体一个个踢进江里。

奔流不息的长江水,很快带走了鲜血和尸体,继续着和平时一样的汹涌,看不出一丝一毫的变化。

千觞揉了揉肩膀,手在脸上脖子上抹一把,叹道:“脏死了脏死了,赶紧洗洗。”

说罢,就一个猛子扎进了江里。

 

水流在夜色苍茫中从尹千觞的四肢间涌过,托起他的身体,漫过他的肩膀,他从江中露出了头,深深地吸着气,漫无目的地划几下水,就又扎下去。

好像一场游戏一般。

无论是来到这个三面环江的白帝城,还是在这里当一阵子佣工,还是砍掉一个人的脑袋,还是半夜扎进长江水里游泳。

一切对他来说都像是嬉闹的游戏,让他觉得有趣。

江水再度将他的身体浮起来,露出头来呼吸,用手揉掉眼眶里的水,一睁开便是满天繁星,缀在墨紫色的天空下,随着江水的波光反照,映在不远处的夔门陡壁上,像是这夜都被细小的光芒陡然炸得亮了。

千觞脚下踩着水,仰头看着这番景色,禁不住脱口而出:“真美啊……”

话音刚落,就听见了一阵笑声。

“深夜游江,观星览峡,千觞果然好兴致。”

千觞的眼睛亮了起来。

拴在码头上的几艘小船,其中一艘不知何时点上了盏灯,也不知何时,一个杏衣白褂的男子举着灯站在船头,微弱的光芒衬着他脸上难掩的笑意。

“少恭!”

千觞一面叫着他的名字,一面兴奋地向他游过去。

举灯的人轻轻垂下眉目,看着那游得离自己越来越近的人,在船边俯下了身,向他伸出手来。

千觞没有拉他的手,反而在稍微离他有些距离的地方双手一撑,翻身上了船。

少恭挑了挑眉:“半年不见,千觞倒真托大了起来,连个小忙也不许在下帮了么?”

“哟哟哟,你别生气,我还不是怕弄湿了你。”千觞对他挤挤眼睛,“你以为我不想拉你的手?还是说……”

少恭在他头上敲了一记,笑道:“人在船上,船在江边,又如何保得万般周全。不过也算一番体贴,在下心领了。”

千觞转头凝视他,忽然便一把拉住了少恭的手,将他拉得离自己近了几分。

少恭并不说话,任由他拉着,把灯举过他肩头,也望着他的脸。

“……我真想抱你。”千觞嘟囔道。

少恭不禁笑了,将手抽出来,挽起袖子在他脸上拭着:“先去舱内将湿透的衣物脱下来吧,虽已是初夏,夜风也还是凉。”

“好。”千觞心中一暖,又将在自己脸上的那只手紧紧握住了。

拍手[6回]

PR
Post your Comment
Name:
Title:
Mail:
URL:
Color:
Comment:
pass: emoji: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trackback
この記事の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Link說明

Site Name:草。生長

Master:兩根草

URL:

http://twoherb.blog.shinobi.jp/

Banner:

http://file.twoherb.blog.shinobi.jp/banner.jpg

banner

聯繫站長:twoherb@gmail.com
也有微博
民那的愛
[10/21 Cheap UGGS]
[06/25 無名氏]
[06/06 和竹醉]
[05/09 少微]
[05/03 不解]
自助尋覓
RSS訂閱
feedsky
抓虾
google reader
鲜果
哪吒
QQ邮箱
今日今時
10 2018/11 12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友達應援

鵪鶉組原創花擬人本《刹那芳華》
預定相關
現已開放預定!


kshnnn的古劍全員2012年曆《壬辰花月》
場取通販發售中


古劍奇譚日文廣播劇企劃公式站


8月6日古劍奇譚ONLY-七夕古劍會
即將開始!
我是小草
HN:
兩根草·小木
性別:
女性
職業:
高級流民(何
趣味:
電影?文學?人?
自己紹介:

糾結是一種姿態(啥
通常說話與放屁無異(揍死
認真你就輸了……?

Animate:

反逆-樞木朱雀終生應援
├ジノスザ溺愛
├スザユフィ溺愛
└他:スザナナ、ルルスザ、ルルシャ、ルルナナスザ、スザセシ雜食,一切スザ相關BG愛~~~(大心)

追劇:

Craminal Minds
Lie to Me
Brothers and Sisters
Dexter
House M.D.

電影:

狂熱Donnie Darko Fan
Bergman——永失我愛
CULT CLASSIC大好
不看電影會死星人

追星:

吳奇隆

Game:

The Sims 3
尋仙
古劍奇譚-歐陽少恭本命
├觴恭溺愛
├一切官配BG有愛(尤其蘭孫和恭芳)
└蘇越、蘇蘭

以上,不定期添加…
會客大廳




草籽計數
忍者ブログ [PR]

Powered by Ninja.blog * TemplateDesign by TM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