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草。生長

依然在生長 推薦使用FireFox瀏覽器瀏覽

   2018

1216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2010

0905
嗯嗯,首先要多謝古劍全劇情電子書製作組>_<
讓我等顯卡廢柴懶得打二周目的人……重溫一下劇本囧。
重看了其中的很多,把要點記錄一下……方便自己寫文用 = =
老規矩,沒通關的別看 = =!(老公婆還有包包還有CJ我說的就是你們!)



1,翻雲寨
欧阳少恭:……说来乃是门派不幸,近年几位长老间权势之争暗涌,数月前武肃长老雷严带领半数以上弟子作乱,将掌门与不屈从于他的其他长老毒害,以新掌门自居,门派宝物玉横亦被其据为己有。

遊戲劇情開展之前的數月,青玉壇內亂,雷嚴成為新掌門,而且,青玉壇有其他的長老,也就是說除了丹芷長老和武肅長老之外……只不過那些長老叫啥就不知道了 = = 原本的掌門是在數月之前被雷嚴毒害的。

欧阳少恭:玉横数年前为本门偶得,其间经过在下并无了解,此物一直由掌门独自保管,在下亦是今日方才有幸一晤,器物看似玉质,据说是一件炼丹宝物,以其力量炼出的丹药拥有常人不能想象之异能。

少恭說他沒見過玉橫當然是騙人的,嗯 = = 這東西他再熟悉不過了……
不過,從雷嚴作亂自掌門手中奪得玉橫,到打碎玉橫分散四地搜集魂魄,這一期間,少恭似乎的確是沒接觸過玉橫。


欧阳少恭:在下不才,身居青玉坛丹芷长老,专修炼药之术。雷严冀望制出各式修仙灵药,故将在下囚禁,威逼利诱想要为其所用,终有一日被在下寻得机会逃脱。

之前就囚禁過一回了啊……按照少恭所說雷嚴搞掌門的時候他正在天墉城搞師尊和師弟(何),估計一回去就被囚了吧 = = 怎麼逃出來的呢~用身體做誘餌嗎(滾


欧阳少恭:寂桐曾是欧阳家仆役,负责看护家中小辈起居。昔日在下于幼年时离开琴川前往青玉坛学艺,她便也同去照顾,好让家父家母安心。如今她又与在下一同逃亡奔波,实在是辛苦非常……

幼年離開歐陽家,嗯。少恭果然跟家人很淡薄……小蘭比他小了7歲,就算按著10歲離家來看,小蘭在少恭離開琴川之時也就才3歲小兒吧= =||||

欧阳少恭:……至于玉横缘何流落江湖,我们并不清楚,只在遭囚禁时偶然听到弟子间传言,玉横竟由青玉坛失窃,施以邪法,且化为碎片,雷严等人也在急切找寻。

其實玉橫是雷嚴打碎的,並非失竊。嗯。。。這一點少恭應該是知道的?不知道的?隨便啦……
玉橫自然不是被施了什麽邪術,它本身就能吸魂魄 = = 吸了之後好使啊,能鑄劍,能煉丹,能把雷雲之海從異次元空間揪過來……能把少恭變身成美少女戰士(誤很大


欧阳少恭:这一趟回到琴川,发觉欧阳家早已举家北迁,所幸再次见到儿时旧友,我已十分高兴。但小兰你不该偷偷跟我上山,置自身于险地,若不是百里少侠相救,你可想过,我便是九泉之下,又如何向方家交代?

歐陽家早已離開琴川舉家北遷,唉……果然是與家人極為淡薄。從這點上看,少恭這一世也的確算得上是離群索居。

欧阳少恭:若要炼制,尚须一味奇异药材,传说远在海外方可取到,连青玉坛仓库中亦无,可见十分珍稀,求取不易。

我就想知道啊,他之前給屍體服下的是還陽丹,應該和仙芝漱魂丹不是一種做法吧……?仙芝漱魂丹的煉製方法根據後面劇情得知他是在蓬萊國學到的,還陽丹如果煉成的話呢……?不過依照他的意思應該是煉不成的吧 = =

欧阳少恭:空生万物,灵虚化形,翔于九天——
欧阳少恭:去,找到他,他自会知道如何行事。
欧阳少恭:这一回确是得来全不费工夫。

這是讓符鳥去找千觴……聽上去,在翻雲寨牢獄中遇到屠蘇,倒確實並非少恭所設計。他殺死炮灰師弟(?)之後應該是回了趟青玉壇,只不過他一回去就被雷嚴給囚了,按照後面說法,他逃離青玉壇之後就去找了瑾娘卜算玉橫碎片的事,這才去了琴川,這才上了翻雲寨,倒真是巧遇屠蘇……也是不想要再把屠蘇的行蹤給丟掉,才讓千觴幫忙跟著的吧。

欧阳少恭:我自小便是由你费心衣食起居,无血缘之情,却有养育之实,百善孝为先,照顾你本是理所应当。可叹有时候为了一些事情不得不忙碌奔走,倒叫你无法安心颐养天年。
寂桐:到了这个年纪,何必还强求什么寿数啊……

少恭跟寂桐的這段對話也許可以解釋為何後來少恭“算來算去算漏了一個瑾娘”時沒有把寂桐算在內,當然我不是說啥百善孝為先 = = 我是說寂桐壽數將盡了,少恭也不著急把個老人變焦冥了吧……殺了她變焦冥和等她老死變焦冥,區別不是太大 = =

2,琴川
欧阳少恭:少侠若要感谢,自当谢谢晴雪姑娘。在下学艺不精,切脉过后,并无办法缓下少侠体内煞气,幸而晴雪姑娘施为,情况方才有所好转。

少恭初遇晴雪,他是否是從這時起就猜測出晴雪是幽都人?可以緩解煞氣的心法,應該是只有女媧族人才會的法術吧……少恭對女媧族和龍淵族應該是瞭解頗多的,倒不是因為千觴,是因為……他認識女媧已經太久了 - -|||

3,芳梅林
风晴雪:大哥叫风广陌,是个很厉害的人,会许多高深法术。
百里屠苏:……风、广、陌……
风晴雪:你认识他?!
百里屠苏:似乎……听过这个名字。

這裡應該指的是巫咸前來烏蒙靈谷之時,看來巫咸的本名,大家都知道的 = = 我有點好奇……大巫祝一直都是叫“巫咸大人”的吧。。。小雲溪是怎麼知道巫咸的本名的呢 = = 嘛,無所謂了。興許小雲溪自己問過的呢,人家那麼好奇心強XD
不過他知道不知道大哥哥叫歐陽少恭啊 = =!


百里屠苏:你……
百里屠苏:究竟从何而来?所习心法师承何人?!
风晴雪:从哪里来……这我不能说,婆婆嘱咐过一定不可以说。
风晴雪:至于心法,是大哥教我的,是不是用这个心法就可以治你的病?像上回那样?

心法是她大哥教的話……也就是說女媧族人應該是除了在媧皇神殿侍奉的幾位巫師、靈女之外,應該也不會道法修為之類的吧。所以少恭應該是從初遇晴雪時就懷疑她和千觴的聯繫了?

风晴雪:哈,苏苏就是爱害羞。
风晴雪:……忽然觉得和大哥有点像,明明很强,有时候却不会照顾自己……

晴雪妹子……你戀兄麼!(驚
很強,卻不會照顧自己。嗯……他變成尹千觴之後也一樣吧 - -||||||
所以說大叔你就是在家有妹子照顧出門有妹妹頭照顧?這啥好命啊……
不過大叔離家時才19歲,他和晴雪相差了10歲耶……離家時晴雪也不過8、9歲而已。會照顧哥哥嗎……?十分~懷疑啊(擦汗


【欧阳少恭慢慢走近,伸手在晴雪头上轻轻一拂】
风晴雪:什么?
欧阳少恭:有片哪里沾上的花叶……
风晴雪:哦。

讓很多人誤會少恭是不是喜歡晴雪的著名樹葉橋段……後來經眾人(?)分析應該是從樹葉上看出了晴雪體內帶有瘴毒,因此斷定了晴雪是千觴家鄉之人。只不過此時恐怕還未知晴雪就是千觴的妹妹。


红玉:妹妹与我说了,她离家本是为寻找多年未归的兄长,既无其他线索,多走动走动打听消息也是应该。

去江都起船之前知道了晴雪離開幽都是為尋兄長,這時候應該已經全無疑問了吧 =.,= 八成是已經確定了晴雪是千觴的妹妹,因為能夠離開幽都的人本身就只有血脈含有凡人之血的才行,若非如此巫咸也不能夠去烏蒙靈谷,這一點少恭應該是知道的……?

4,江都
欧阳少恭:瑾娘,今日前来,除去玉横之事,尚有其他事想请你帮忙。
瑾娘:少恭请讲,你的托付,瑾娘自是不会推辞。
欧阳少恭:这位晴雪姑娘乃是离家寻找兄长,瑾娘可否替她算一算,此行是否会有所得?
风晴雪【伸手前指】:真的可以算出来?!算出我能不能找到哥哥?

讓瑾娘幫忙卜算晴雪尋兄長是少恭主動提出的,他……也很想知道吧 = =||||
不知道少恭要是聽了“撥雲見日,得而復失”之後是什麽感受……?他就那麼不相信千觴嗎……


欧阳少恭:……瑾娘,若是我说,百里屠苏便是我多年寻找之人,如此历经千难万险,你仍要劝我放弃?
瑾娘:……!!
瑾娘:他竟然是……
欧阳少恭【点头】:原本我也不甚确定,待你开天眼后,我已有九成把握。

騙子 = = 少恭你分明早就確定了蘇蘇是雲溪,請瑾娘開天眼根本是爲了刺激屠蘇吧,騙子 -.,-
不過……看來瑾娘、千觴都知道少恭在執著尋找一個人,瑾娘不知道他是為了什麽,千觴似乎知道是爲了“失卻的一半魂魄”,但更具體的就沒人知道了。這幫看似知道一堆事其實啥都不知道的角色,初期造成了很大雜音啊……


瑾娘:我算出那位姑娘此行寻找兄长,必有所获,你却让我不要说出,也同此事有关?
欧阳少恭【点头】:瑾娘果然聪慧,一点即通。
瑾娘:……好吧,我虽不知你多年执着寻找,所为何事,但你看似温和,实则认定之事再难更改,也不必听我这些妇人之言……
欧阳少恭:瑾娘怎可如此妄自菲薄?
欧阳少恭:若无你相助,许多事情我万不可能办到,此去琴川,亦是托你吉言,除了寻到一枚玉横碎片,还另有奇遇,我便是在那里遇见了百里屠苏。
瑾娘【低首】:我也不知为何,那时你临行之前,我心中忽有念头,此一次你定会遇到些什么,说不清是凶是吉,只知并无性命之忧……
瑾娘:如今看着你,我却什么也看不透了,只觉得……少恭似乎会越走越远,再也不回来了……

嗯,和屠蘇相遇確是偶然,不是少恭設計。
似乎會越走越遠嗎……淚目。我好喜歡瑾娘啊T_T 她多關心少恭啊T_T 少恭你不如考慮一下跟瑾娘雙宿雙飛吧(少恭:我不是說了要把她變焦冥了嘛~)
瑾娘的確也未把“撥雲見日,得而復失”的判詞告訴少恭。只說了晴雪尋兄必有所得。


江都賭坊初見尹千觴,他來的還挺快……此時少恭也在江都。那麼……這倆人……咋就也沒見上一面啊 = =

风晴雪:以前,我很羡慕大哥,偶尔他离开故乡,就能看到许多那边没有的东西,像是闪亮的星星、粉色的小花。如今我也见着了,才知道为什么大哥总是说这些都非常非常漂亮。

嗯,就是說千觴在做巫咸的時候就有過離開幽都的經驗了,前去烏蒙靈谷絕非他頭一次離開地界。很懷疑那個時候的風廣陌……就已經有異心了。

风晴雪【点头】:是啊,爹和娘在我出生百日后就过世了……婆婆一手把我和哥哥带大的,后来哥哥有重要的事情要去做,很少呆在家里了,只剩下我们俩。
风晴雪:那时候我还很小,常常想念哥哥,只要一哭,婆婆就给我讲故事……到现在许多她讲过的我都记不清了……

晴雪和千觴的父母,在晴雪出生百日之後過世了。等下……晴雪妹子你這是勀父母麼!怎麼你一出世倆人都死了???(扶額
巫咸大人看來是不常回家的 = = 媧皇神殿真忙啊。。。


百里屠苏【转向风晴雪】:……你家乡的歌?
风晴雪:这首歌,那儿每个人都会唱。
风晴雪:大家相信歌声里有治愈的力量,能够让人放下一切苦痛,不管遇上什么困难,都鼓起勇气活下去。

這首歌真好聽……大叔也給少恭唱一次吧T_T(喂
只不過,歌聲中的治愈力量,似乎千觴已經不再相信了。遠目。


雷严:启程之前,可至丹阁领取“蹑云”、“洗髓”丹药数枚,前者助尔身法大进,后者尚未完全炼成,须待丹芷长老返回青玉坛后亲自主持炼制!

躡雲丹看起來應該是上一次囚禁少恭的時候逼他煉的吧……那時候少恭還沒想殺死雷嚴?到了煉洗髓丹的時候,已經起了殺意了。

5,甘泉村
欧阳少恭:果然,所谓玉横失窃,乃是那些叛徒自唱的一出戏,别有所图……恐怕大多数弟子亦遭欺骗。

嗯,看起來被囚之時聽其他弟子說玉橫失竊,應該不是假話。少恭對於“失竊”一事看來是半信半疑,也確實未能全然確定是雷嚴所為。

6,安陸
再遇千觴。
千觴答應去自閑山莊,似乎不僅僅是爲了酒錢吧?應該是聽說有青玉壇弟子出沒,所以才去?為打探少恭的下落?
晴雪與千觴相見,似乎……他此刻是真的沒有想起自己有個妹妹?
搖頭~千觴心機重得要命,又超級會裝傻,真的不知道啊不知道……


7,碧山
兩個疑點。
一是給屠蘇他們的卷軸,是否有其深意所在?江都之時他既然就已經找到了屠蘇一行人,那麼甘泉村少恭被掠走他是否也看到了?卷軸難道是爲了讓屠蘇他們趕緊學了騰翔之術,好能幫忙去衡山救出少恭麼 = =||||
二是拉稀跑肚這個……應該是爲了單獨去找青玉壇弟子問明少恭下落,不想讓主角一行人知道吧。但是他所施法術是不是已經起效了?


欧阳少恭:掌门想的是千秋霸业,少恭却只求一方天地,自然无话可说。

對 = = 他雷嚴求的是千秋霸業,你少恭只求一方天地——蓬萊手辦館(扶額

8,自閑山莊
俞齐:掌门很快就会带人去始皇陵重塑玉横,得到更大的力量……
尹千觞:你们那丹芷长老呢?
俞齐:……他……他平日都在青玉坛炼丹……若是去始皇陵,掌门肯定也会带他一起……
尹千觞:很好,谢了~
【尹千觞挥剑,俞齐倒地】
俞齐:你……
俞齐:……说过……不杀我的……
尹千觞:哎,赌鬼的话你也信?

除了“太帥了”三個字我啥也說不出來了(抱頭蹲
大叔我蘇你!我蘇你!我蘇你!(滾啊
感覺上我一直都會很萌這種“極有本事心機很重但是一定要把自己裝得像是個廢物”的……角色……?


9,秦始皇陵
百里屠苏:……你怎会在此?
尹千觞【抚额】:说来那个很话长~
尹千觞:我在碧山树林里……嗯……完了,正要进自闲山庄去找你们,几个道士模样的人跑了出来,其中一个说要找掌门复命,让其余的先去始皇陵。
尹千觞:想也知道,恩公那么厉害,在山庄里肯定没啥事~我就偷偷跟着那些道士来了这儿——

百里屠苏:你又来此作甚?
尹千觞:嘿嘿,恩公明白人,就是那个嘛~
襄铃:哪个?你不说怎么会明白?
尹千觞:那个啊……酒钱又全花光了,听说始皇陵宝贝多,我想跟进来随手摸上几件,不就发了?
尹千觞:反正死人也用不上,不如好心接济一下我这穷人~

风晴雪:这么远,你怎么跟来的呀?而且我们在路上也没遇见你……
尹千觞:我……我跟着那几个道士转转转,不知从哪里进了这地方,后来跟丢了,不过也没关系,就当逛街,正好挑挑捡捡有啥东西可以揣着走~嘿嘿。
尹千觞:至于从碧山来这儿,哈,山人自有妙计,不可说、不可说~

上面這些……這人太會裝了!太會裝了!太會裝了!
怎會在此?——跟青玉壇弟子打了一架知道少恭在這兒。
來此作甚?——來救少恭,順便也得盯梢你們。
這麼遠怎麼跟來的?——這廝也會騰翔之術好吧!
所以說……我這隨意發想其實是在揪大叔跟少恭到底撒了多少謊麼OTZ


欧阳少恭:这位公子是……?
方兰生【摆手】:什么公子,就是个路边硬扒上来的臭酒鬼,听说和晴雪的大哥长得挺像……
欧阳少恭:……

小蘭,你洩露天機了 = =!

10,安陸
我邪惡地覺得這天晚上千觴和少恭一定沒少聊天(靠

11,青龍鎮·淪波舟
千觴和晴雪的對話,此時他應該已經恢復了關於妹子的記憶了吧(挖鼻

13,龍綃宮
绮罗:蓬莱与外界往来甚少,传言国内有位公主名唤“巽芳”,聪慧貌美,俏丽无双,与一男子恩爱甚笃,那男子却并非蓬莱人,这段姻缘当年在东海境内也曾传为一段佳话。
绮罗:雷云之海幻境中大约便是巽芳公主同她的夫婿了。

還是想不明白啊……千觴在雷雲之海看到巽芳和“白衣男子”,幾次三番露出略有所思的表情來。按理來說白衣男子和少恭應該是長得不像的,頂多就是氣質有所相似,他在白帝城時說巽芳和蓬萊之事少恭並未和他提過,那他又為何會對著巽芳和白衣男子若有所思呢……?理論上講,此時他所知道的關於蓬萊幻境、巽芳公主的事情,應該不比其他幾個人多啊……
按照後面的情節所說,雷雲之海的幻境一事他跟少恭說了,少恭應該也未明確告訴他“啊那幻境里的人是我和我老婆” = =
那千觴到底是在若有所思什麽呢????千觴你是否通過其他途徑知道了一些少恭沒和你提過的事兒???是不是????否則你怎麼會知道“巽芳”這個人是和少恭有所關聯的????
另外東海境內一段佳話很亮 = = 我說綺羅大人啊,你們東海這幫龍(?)是有多愛傳八卦 = =!


14,安陸
田不醉:说起来,欧阳公子可真是仪表堂堂,又向来和颜悦色,让人和他讲话就像那什么……哦,对了,如沐春风、如沐春风,全身舒坦啊。
田不醉:唉,可惜小女那模样,实在不敢高攀,要不然,呵呵……

= =!人人都愛歐陽少恭。。。(我為啥要專門把這段挑出來我有病嗎……)

15,青玉壇
欧阳少恭:小兰莫要取笑,不过是在下一任掌门未选出前,代为打理门内事务。

= = 一直是長老,從未變掌門……少恭你。。。永遠的青玉壇長老你好 =囧= 你到底有多討厭做掌門?

欧阳少恭:……元勿随我多年,性情温良,很是听话,昔时却一直在雷严出虚与委蛇,着实辛苦了。
【元勿单膝跪地】
元勿:弟子惶恐!
元勿:若非长老相救,元勿幼时因顽疾遭父母弃于山林,如今恐怕早已不在人世,大恩大德此生难以回报,能够追随长老乃弟子一生所愿,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啊,之前有看到雷嚴讓元勿做事,這裡看來元勿是少恭安插在雷嚴身邊的探子?
看來第一次逃出雷嚴的囚禁,應該是有他幫忙。第二次他沒幫上忙呢,百里少俠和尹公子就來幫忙了(??),少恭也……用毒了。
所以在秦皇陵中,少恭所說的“百里少俠、小蘭,莫要輕言放棄”,也並不像雷嚴所說的“爲了脫身做到這般地步,你就是這樣對待所謂朋友的”。確實雷嚴心思計謀皆不如少恭,他算准雷嚴服下了洗髓丹也活不了幾個時辰了,屠蘇他們必然會贏,脫身什麽的,只要雷嚴服下了洗髓丹他就必然能夠脫身了,更何況還有元勿幫助,只是時間問題……他等的就是玉橫重塑吧?


16,烏蒙靈谷·荒
大叔對女媧神像行禮。劇情至此,他應該已經是全都想起來了。
大概也知道了屠蘇即為韓雲溪,是曾在自己面前死去的那個男孩兒。見到屠蘇的母親大巫祝的時候,想必倍感親切吧 = = 那可是當年與他並肩戰鬥的隊友啊(遠目
只不過,大巫祝在自己抵擋少恭之時,究竟對韓雲溪做了些什麽,恐怕他自己也不清楚……


17,紫榕林
红玉:他,是我的主人,我是他的剑灵。
尹千觞:这可真稀罕,了不得,听说只有太古时代的名剑才可能化出剑灵!到了后世,那种铸造之法就失传了……

= = 尹千觴你還能再裝一點嗎?這時候你已經想起了自己曾經是巫咸吧?對於劍靈什麽的……這一行人中除了紅玉自己,就沒人比你更瞭解劍靈了!
這個時候他大概就明白了大巫祝當年做了什麽了,也明白韓雲溪死而複生是因為焚寂劍靈的封印了。那麼,由此推斷,少恭當年在烏蒙靈谷是為奪取焚寂他自然知道,而此時又不太一樣了——少恭曾說自己要從屠蘇身上取回的是他的一半魂魄,他……也就知道了少恭是焚寂劍靈的另一半(?)了吧。說不定以他侍奉女媧時所得到的知識,連渡魂之事也已經全部推測出來了?
嘛,這個深不可測的男人……(何


18,烏蒙靈谷·荒
紫榕林劇情過後,蘭生請大家去琴川作客,大叔推諉了……有推測說此時大叔可能知道了琴川疫病的事才不想同去。但是……少恭還真不是做啥事兒都跟他報備的性子 = = 有必要專門把這事兒放個符鳥告訴他咩 = =
個人覺得他這會兒的推辭,確實是想要去青玉壇找少恭一趟,在此之前的紫榕林劇情,使得他此時的理由大概只有一個——驗證對焚寂劍靈一事、甚至是對渡魂一事的推測。


17,青玉壇

欧阳少恭:【平淡的诉说,貌似在挑拨兰生的心理底线】对了,是在替她弟弟缝一件吉服,大婚时穿的红袍子,当真是爱弟心切,分明已经病重,还把缝到一半的衣服带来青玉坛,看样子小兰的亲事她也时时刻刻惦在心里。
欧阳少恭:我瞧见了,很是感动,所以在一旁耐心等着,等了足足两个时辰,待她把那件衣服缝完,才让她平静离去。

拉仇恨第一彈(啥)——拉小蘭的仇恨。
第二彈應該算是黑曜——拉晴雪的仇恨。
屠蘇的不用拉了 = = 夠多了(喂喂
少恭這樣子,非要讓喜歡自己的人全都來恨自己的,在傷害他人的同時傷害自己的,驗證著他人對自己的愛都是有條件的……扭曲行為,我真的好愛T_T 可也好疼T_T
紅玉和小鈴兒不用拉,是因為她們沒有多喜歡自己……少恭你個笨蛋!!!!


欧阳少恭:我做什么,不必一一与千觞明说吧?
欧阳少恭:难道千觞便没有任何事情隐瞒于我?

死傲嬌,不解釋。(喂

元勿:【上前】长老,要不要去追?
欧阳少恭:【上前,在大叔前】我……要动风晴雪,你心痛了?
欧阳少恭:呵呵,像个妹妹……何不说她就是你的妹妹?
欧阳少恭:千觞什么时候恢复的记忆?也未曾知会一声?太见外了。
尹千觞:…………
欧阳少恭:你要把人送走,我也不追,最多送他们一些小玩意儿。

不追,人家忙著跟前夫(?)吃味呢(靠

18,江都·夜
瑾娘:哼,道法仙术又如何,他只得一人,老娘这楼子里也不是省油的灯!

= = 嗯嗯,我們知道,您這花滿樓可是俠義榜上的常客啊……

瑾娘:前些日子接到少恭来信,信中说他已回青玉坛主持大局……谁曾想今日又出了这样的事情,我还以为……他遇上什么麻烦……
瑾娘:你们说的那些……我……不想多言……【闭眼】
瑾娘:……少恭与我……已经认识了很久……

瑾娘是真的好關心少恭T_T 已經認識了很久呢,不過你還不知道吧,其實你跟他認識的比你想像中還要久(揍

瑾娘:那日算出的,并非无甚结果,只是少恭示意我不要说出。
风晴雪:那、结果到底是什么呢?!
瑾娘:……拨云见日、得而复失。
风晴雪:【忖度】……拨云见日、得而复失……这是……什么意思?
瑾娘:都道天机莫测,我亦难解……姑娘只得自行体会。

這兩句話有那麼難解麼 = = 瑾娘你別裝蒜好嗎!晴雪傻你又不傻 = =

瑾娘:我虽不知青玉坛确切何在,不过……少恭之事我自会去查,三教九流也有三教九流的法子。

查到了又怎麼樣呢……嘆。
他已經越走越遠,回不來了。


19,中皇山
彭婆婆:晴雪,你不会已经忘记,擅自带人踏入中皇山,只要越过蛊雕所守的界线,将要受到何种惩罚?
彭婆婆:那么你已心有准备,将在龙渊石屋中禁闭十年,无人说话,无人理睬?!

彭婆婆到底是什麽人?為何她能駐守在中皇山的入口?而且,按理來說幽都之人不能前往人間,還有哪個幽都人有誰能把外人帶到幽都來?豈非只有晴雪兄妹和他們的娘?這規矩是怎麼個意思?專為他們風家人設的?

20,幽都
风晴雪:像你今天看到的那些灵女,侍奉女娲娘娘。
风晴雪:而她们是不可以离开娲皇神殿的,必须千百年心无旁骛地待在那里……娘娘会赐予她们比其他人长久许多的寿命……
风晴雪:我一直觉得……自己终究要走上和别人不同的路,当朋友亲人渐渐老去离世、化作尘土的时候,或许我还活着……
风晴雪:想到这些,心里还是会忍不住难过……好像只有自己一个人被留了下来……
风晴雪:大哥说……灵女永远都只能是别人命里的过客……

這段……只提到靈女會被賜予長久的壽命,只有一世不能輪回往生是結局時所說,那麼媧皇神殿的其他巫祝呢……?例如像十巫那樣的……是否,也是一樣?不同的只是巫祝們可以離開神殿做事而靈女只能留在殿中?

21,魂之彼岸
风晴雪:你还没告诉我,尹大哥呢?!
欧阳少恭:晴雪稍安毋躁,你若想问,自然知无不言、言无不尽~他害你们至此,晴雪却仍然记挂,果然心地良善。
欧阳少恭:可惜此处并非谈话之所,不如换个地方,我再细细说与你听?

欧阳少恭:数日后,我在青玉坛由昏迷中醒来,即刻命弟子前去乌蒙灵谷找寻,人与剑皆不知所踪……
风晴雪:……那我大哥……
欧阳少恭:晴雪想问什么?
欧阳少恭:莫不是改了主意,要与我一同离开?
风晴雪:……

= = 這傢伙……只要晴雪問起她大哥,他就一臉“我就不告訴你我就不告訴你”的樣子……別的都對大家知無不言言無不盡,獨獨晴雪一問到千觴,就啥都不說了 = =

欧阳少恭:眼下……便先回人间去吧,呵呵,应该有人会寻你们……

控制住晴雪之後……讓大家先回去人間,有人會尋他們?除了尹千觴還有誰?
於是帶走晴雪,這就是拉仇恨第三彈了——拉千觴的仇恨。
不怕你來,就怕你不來。不怕你恨我,就怕你不恨我。
所謂送隊友拉仇恨之類的史上最慷慨BOSS……他性情本就如此吧,攤手。
他本就是在不斷地驗證著別人對他的愛都是有條件的,情重便有執念,有執念便去傷害他們。
同時傷害自己。


22,白帝城
尹千觞:趁着少恭离开青玉坛,从那里逃了出来……应该说,他原本也没打算留人。

嗯,他看出來你似乎還不夠恨他,於是先讓你走,再把你妹子帶走,讓你更恨他一點。

尹千觞:……少恭曾救我性命,我不过报答他的恩情。

嗯嗯,你不過是報答他的恩情——鬼才信。

尹千觞:当初受了嘱托,跟随百里屠苏……太子长琴、蓬莱国、巽芳……这些我却没有从少恭那里听过……只知道,他想自百里屠苏身上取回遗失的一半魂魄。
尹千觞:……哪里预料……他竟会做到这个地步……

真的嗎……真的沒聽過嗎,那你為何在雷雲之海那麼詭異??如果不是從少恭那裡聽來的,是從誰那裡??

尹千觞:最近几年,却渐渐……想起一些往事……
尹千觞:……幽都……十巫……乌蒙灵谷的女娲神像……
襄铃:……真的……真的是晴雪的哥哥呀……
尹千觞:不……如今,我仅是尹千觞,浪迹天涯,无拘无束……
红玉:你不打算与晴雪妹妹相认?
尹千觞:呵,相认?
尹千觞:原本就没有什么兄妹,谈何相认?

換了名字就是拋棄過去的自己,從不認為千觴不與晴雪相認是一種逃避,只覺得那是他拒絕風廣陌的一種方式——就當風廣陌沒有存在過,被拋棄的名字、身份、過去、親人、家鄉……一切的一切,都當做沒有存在過,這才是一種真正的,不回頭。

尹千觞:那些遗忘之事……并不需要再回想起来……
尹千觞:……我……宁可永远都只是尹千觞。

不需要。
只三個字,這樣乾淨。
懂得拋棄之人,必是對己對人都十分殘忍之人。這一點,跟少恭倒很像,笑。


尹千觞:虽然我曾帮助少恭对付百里屠苏,但也不愿看他如此倒行逆施,我……同你们一起前去蓬莱阻止他。

嗯,去阻止他吧。大叔去蓬萊,就一個目的——殺了少恭,殺了自己。這件事,應當是他在決定去蓬萊的時候,就已經想好了。

尹千觞:相信与否当然在你,但我已背叛少恭,没有回头之路,下次见面,他一样会毫不留情痛下杀手。

是……他是說假如你不再是他的朋友尹千觴,而變成壞他大事的巫咸,那麼他會殺了你。但是……他不知道你仍然選擇做尹千觴。
不過你卻還是不能對他痛下殺手。。。也就嘴上痛下殺手了 = =


23,青龍鎮·雨
方兰生:尹千觞那混帐说沿海有灾,果然是真的!
襄铃:……他……之前和兰生、还有向大叔一起去修堤坝了?
方兰生:堤坝当然要修,如果能加得更高、修得更牢一点,万一海上有什么大灾变,说不准还能防一下!
方兰生:……至于……尹千觞……
方兰生:……哼,他以为这样就算将功补过?
襄铃:……昨天夜里,襄铃路过酒馆的时候……看见他坐在里面,虽然喝着酒……却一副很难过很难过的样子……
襄铃:襄铃觉得……他的心里……一定也不好受的……

千觴到底是什麽地方不好受?
曾經助紂為虐是其一,害得妹妹落入險境是其一,現在即將要去親手結束少恭也是其一。
千觴到底爲什麽一定要死?
個人的理解,那的確是一種最終的贖罪——注意這個“贖罪”絕對不是指他選擇做尹千觴是罪。
幾個方面的罪。
一,他放縱了少恭幫助了少恭忽略了少恭以至於事情落到如此地步。
二,他欺騙了自己的妹妹,他將永不與她相認,即使明知她深深思念自己,也選擇殘忍對待。
三,他要殺了少恭。要毀掉他最好的朋友的,夢想。不管他是不是爲了他好,結果都是一樣,他必將要親手毀了少恭,也毀了少恭想要的蓬萊。
是,我直到現在都不認為千觴有過一絲逃避,也不認為他有過任何的後悔,更不認為他曾為自己的選擇而困惑過,正是因為他不困惑而是如此毅然決然,所以他才痛苦。


24,蓬萊
欧阳少恭:呵,当时……他的确记忆全失,留之无用。
欧阳少恭:雷严本想将他杀死,却被我拦下。
欧阳少恭:晴雪是否在想,我何以会放过巫咸?
风晴雪:……
欧阳少恭:只因为我发现~他是一个极其有趣之人,比我见过的许多人都要来得有趣。
欧阳少恭: 明明身为女娲的巫祝,心中却存有异于常人的黑暗与忿懑。
风晴雪:……你……你骗人!大哥怎么会……

嘛……巫咸大人的黑暗與憤懣,感覺應該和他做巫咸之時能夠出入幽都與人界有關,甚至有可能,他與龍淵部族的人來往甚密?僅僅是推測,不過覺得很有可能耶。
確實是個十分有趣的人……無論在他還是風廣陌的時候,還是在他成為尹千觴之後。
而晴雪,她見到的大哥,始終只是一個軀殼。
一個偶爾回家給她講講外面世界的哥哥,一個一般來說不苟言笑的哥哥,一個恪守禮法的哥哥。一個……她並不真正認識的哥哥。


欧阳少恭:只是有些时候……一边与他闲聊,一边会想着,到底何时……他才能寻回记忆呢?
欧阳少恭:千觞感激我救他性命,但倘若有一天,感激忽然化作仇恨,那将是一件多么好玩的事情~
欧阳少恭:到那个时候,我……会杀了他。
欧阳少恭:因为~他已经不是我的朋友尹千觞,而是那个曾经坏我大事的巫咸。
欧阳少恭:可惜……我似乎仍然不够了解他……明明恢复了些许记忆,暗自护你,却欺瞒我……

嗯,歐陽少恭,你是個大笨蛋。
倘若一天感激化作仇恨,多麼好玩的一件事?想著法地讓別人來恨你,真有那麼好玩?你就不能別光顧得嘴上逞強,看看自己的心嗎!!
對,你是不夠瞭解他,一點都不。
你根本不瞭解你對他而言有多重要。


风晴雪:你是说……大哥想起来了?!
风晴雪:那……他为什么、为什么不和我相认呢?
欧阳少恭:此中原由,待见面之后,晴雪自行问他便是。
风晴雪:见面……
欧阳少恭:千觞从青玉坛逃了出去,想必会与百里屠苏一同来到此处,你们也即将兄妹重逢,可喜可贺。
欧阳少恭:他虽然骗我,却也无妨,待我把他变作焦冥,朋友也好,仇人也罢,都将~永留蓬莱。

够了!歐陽少恭你個笨蛋!够了!這個問題你不想問他嗎?你不想知道嗎?
還是你不敢問?不敢知道?怕對方的回答和對方的選擇會打破你一直以來的那些荒唐邏輯?
你夠了!


元勿:至于这个姑娘的事情,我自会向长老禀明——
【尹千觞突然出手】
元勿【双手交叠腹下,似有受伤神色】:……
元勿:……尹公子!……
元勿:……你……
【元勿倒地死去,镜头偏转露出身后的尹千觞】
方兰生【手指尹千觞】:你做什么?!
尹千觞:元勿乃少恭心腹,就此放过,恐节外生枝。
方兰生:……

很奇特啊……元勿說到要向少恭稟報巽芳之事,千觴就突然出手將他殺了。
他不想讓少恭提前得知巽芳跟他們來了?
是爲了讓巽芳的出場更有震撼效果?這樣少恭也許會一時被擾亂心神,方便大家下手KO?


嘛,OVER了。(喂這樣結束很偷懶耶)

拍手[1回]

PR
Post your Comment
Name:
Title:
Mail:
URL:
Color:
Comment:
pass: emoji: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trackback
この記事の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手表
说的太好了,非常有道理。 手表 www.etaor.com
URL 2011/09/29(Thu)11:31:22
Link說明

Site Name:草。生長

Master:兩根草

URL:

http://twoherb.blog.shinobi.jp/

Banner:

http://file.twoherb.blog.shinobi.jp/banner.jpg

banner

聯繫站長:twoherb@gmail.com
也有微博
民那的愛
[10/21 Cheap UGGS]
[06/25 無名氏]
[06/06 和竹醉]
[05/09 少微]
[05/03 不解]
自助尋覓
RSS訂閱
feedsky
抓虾
google reader
鲜果
哪吒
QQ邮箱
今日今時
11 2018/12 01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友達應援

鵪鶉組原創花擬人本《刹那芳華》
預定相關
現已開放預定!


kshnnn的古劍全員2012年曆《壬辰花月》
場取通販發售中


古劍奇譚日文廣播劇企劃公式站


8月6日古劍奇譚ONLY-七夕古劍會
即將開始!
我是小草
HN:
兩根草·小木
性別:
女性
職業:
高級流民(何
趣味:
電影?文學?人?
自己紹介:

糾結是一種姿態(啥
通常說話與放屁無異(揍死
認真你就輸了……?

Animate:

反逆-樞木朱雀終生應援
├ジノスザ溺愛
├スザユフィ溺愛
└他:スザナナ、ルルスザ、ルルシャ、ルルナナスザ、スザセシ雜食,一切スザ相關BG愛~~~(大心)

追劇:

Craminal Minds
Lie to Me
Brothers and Sisters
Dexter
House M.D.

電影:

狂熱Donnie Darko Fan
Bergman——永失我愛
CULT CLASSIC大好
不看電影會死星人

追星:

吳奇隆

Game:

The Sims 3
尋仙
古劍奇譚-歐陽少恭本命
├觴恭溺愛
├一切官配BG有愛(尤其蘭孫和恭芳)
└蘇越、蘇蘭

以上,不定期添加…
會客大廳




草籽計數
忍者ブログ [PR]

Powered by Ninja.blog * TemplateDesign by TMP